全马首播  音乐节目《金曲捞》再现华语音乐的黄金岁月 

随《百家姓》的落幕,最有情怀的音乐节目《金曲捞》将从2017年7月22日起,每逢星期六,晚上11点至午夜1点在ntv7全马首播。 由李好主持,首档“拯救隐藏金曲”的音乐节目《金曲捞》立足故事背后的情怀,不再拘泥于简单的歌唱表演,力图深挖故事背后的人文关怀。《金曲捞》关注的是如何打捞那些迷失在华语音乐巅峰期、本该走红却因为很多原因反被埋没的优秀创作。它的主旨是“打捞蒙尘金曲”,将曾经陷入瓶颈的音乐节目提供一个新的发展方向。 长13集的《金曲捞》唤醒师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相对压力也非常大。节目现场将设置500人的评审团,唤醒师演绎歌曲后,要超过300人认可方可成功。而一旦唤醒失败,“藏在”幕后的原唱如果选择由自己“唤醒”歌曲时,要得到500票中的450票方可成功。面对二度唤醒的严苛条件,歌手将承受更多的压力存在和风险。当然,如果唤醒不成功,原唱也可以选择自行离开并不现身。 每期节目都有不同的唤醒师,分别由金志文、沙宝亮、郁可唯、张碧晨、何洁、薛之谦、汪苏泷、曹轩宾、A-Lin、杜丽莎、黄绮珊、张芸京、陈冰、好妹妹乐队、王铮亮和黄雅莉组成。 至于原唱歌手方面就有费玉清、辛晓琪、徐怀钰、黎明、梁咏琪、谭咏麟、张信哲、杨千嬅、彭佳慧、黄品源、许志安、郑钧、江美琪、品冠、大张伟、周蕙、陶晶莹、李克勤、薛之谦、周传雄、叶倩文、巫启贤、陈晓东、陶喆、草蜢、戴佩妮、徐佳莹、王杰、林子祥、林志炫、熊天平、范玮琪和陈慧娴。 金曲遗珠,情怀翻唱;约定你一同留守ntv7,从7月22日起,每逢星期六,晚上11点至午夜1点,全马首播的音乐节目《金曲捞》。 欲知更多有关ntv7详情,可浏览ntv7官方网站:www.ntv7.com.my,关注ntv7中文脸书:ntv7中文及Instagram:ntv7chinese。如今,您也可浏览www.tonton.com.my观赏ntv7的节目,同时透过也可透过付费电视第107频道观看ntv7。 ---

HUSH 的机会与命运

HUSH 的机会与命运 也许提到 HUSH大家并不熟悉,但如果提起孙燕姿的《克卜勒》、徐佳莹的《寻人启事》,和张惠妹分身阿密特的《血腥爱情故事》 ,这两年华语乐坛许多举足轻重的深刻作品都出自他手。 HUSH来自台湾屏东,过去曾和同样喜欢音乐的朋友组起乐团,用音乐唱出这城市的抑鬱。那些年眼神裡满是忧鬱的少年,如今多了一些自信,尤其说到音乐或天文学。 “观察家、提问者与聆听者”是HUSH 给自己音乐的三个定位。他让自己某一段时间用固定角度看人生,对于从来不看书的他,靠着观察生活的细节压榨出很多灵感。他也坚持不为写而写,“如果是想为了数量而写,你会发现写出来的都是差不多的东西,可能没有一首可以用。” 然而,念哲学系的 HUSH 喜欢发问与交流,社交功能特别强。他喜欢与人讨论事情,觉得在跟别人聊天的过程会得到很多出乎意料的答桉。HUSH以喜欢的塔罗牌作为比喻,“塔罗牌是一种翻译,同一副牌面,要把死的答桉回答在活的人身上,同时也训练了我与人沟通。”而聆听者跟提问者很像,像生活上遇过不少的人,他们很多时候心裡都有答桉,只是需要别肯定。 在“海边的卡夫卡”意外登台而开启了音乐之路的HUSH在大学念的是哲学系。哲学是HUSH从18岁开始的兴趣,“那个时候开始是因为陈绮贞,她发的第一张唱片让我第一次可以深深感觉到创作和哲学这两件事情联系在一起。”他坦言,哲学帮他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思考逻辑,甚至能把它转化成歌词。 哲学让HUSH可以非常放纵的胡思乱想,至于天文学则是因为他喜欢神秘学的人,比方说星座、算命、塔罗牌。“它们其实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都有相互联系的事情。比方说塔罗牌里面有对应的星座,星座最后又跟天文有一点点关系。”他于是怀着一份好奇心,慢慢地去观察整件事情的发生,融入创作中。 创作是一种治疗,也是生活的累积 在Hush心中,创作是一种治疗,也是生活的累积。于是日常再平凡的事物,都可以有浪漫的思维。H就好比他曾经养过命名为克卜勒、伽利略的两条鱼,在克卜勒死后,哲学的思想训练让他悟出了一些道理。“死亡不会因为物体的重量而有差别,算不出这个死亡重多少公克,只会因你对他情感的多寡决定难过的程度。”最后他将感悟写成《克卜勒》。 总在为天后写歌,HUSH今年初总算推出了自己的专辑《机会与命运》,谈到这张专辑主要传达的信息,他直接说:资本主义。“资本主义的反向思考可以是我们对存在的定义是拥有还是失去?很多时候我们在失去一个人以后才觉得他曾经存在过。资本主义的存在就不是这样一回事,它是我拥有越多存在感越强。” HUSH 说到,他其实很喜欢用对比的角度去写事情,“像这首歌可能写的是物质生活,但其实说的就是精神生活,我觉得是我自己与很多人的写照。当我们在追求物质满足时,呈现出来其实是精神生活的反比状态。追求更多物质,心裡却空虚了。” 问起接触音乐的缘由,HUSH披露自己初到台北生活时,曾到过咖啡店打工,也是他生命中另一个起点,“那时候刚到台北想要找一个工作,我是一个三五不时往咖啡店跑的人,所以何不索性在那里打工。”在台北有一些咖啡店平日的时候是咖啡店,但是到周末它就会变成live house,这也让HUSH可以同时接近原本想要接近的两件事情。 问如果命运可以改变,最想要改变什么?他说希望成为一个正常的上班族,“我是一个坐不住的人,所以想看看自己是一个上班族的话会是什么样子。” 单飞,音乐得到自由 后来,HUSH跟“同道中人”组团玩音乐,近年从乐队单飞,他坦言这个转变后也不至于非常辛苦,而且也感受到更多的自由,音乐的可能性变大了。“我现在可以玩一些电子或其他的音乐元素,也可以找朋友一起在舞台上合作,也可以一个人演出。在组合和音乐的声响上面,变化更大,但现在是很舒服的一个状况。” HUSH 也自认,自己一直都特别幸运地被眷顾着,“当然我也是写了好多歌,因为在梦想面前,机会是留给有做准备的人。”他表示目前也正在学习成为“一个歌手”,但却渐渐觉得自己与“音乐人”三个字,越走越远。“发专辑后很多时候连吉他都懒得碰,所以我想要脱离这个状态,继续写歌及文章,从中找回做音乐的生活方式。” 找到爱情里的“对手” HUSH去年坦荡荡地公开自己是同志的身份,对于感情观他也非常乐意分享。“我有自己的一个理论,就是对手和对象。”他谓,大部分的时间我们都在找对象,而对象就是日常生活中一起吃饭逛街的对象。“我心里更期待的是对手,两个人未必要住一起或每天见面,也不需要谈轰轰烈烈的恋爱。这个人应该是生活里会激发你变得更好、更努力的人,两人为了变得更好而互相激发。” ---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