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tv7 19周年台庆巨献《妈姐》

独挽青丝 坚毅一生

ntv72017720日起每逢星期一至四晚上930,7势如虹时段播出台庆剧——《妈姐》(THE MEMOIR OF MAJIE。值得一提的是,观众只要成为VIP会员,即可透过马来西亚第一网络电视tonton(www.tonton.com.my)抢先一集收看《妈姐》。

配合马来西亚独立60周年,ntv7特别打造以50年代为故事背景的年代剧《妈姐》,故事以4名妈姐(吕爱琼、梁祖仪、陈俐杏、萧丽玲)作为故事的主轴,透过她们的故事带出妈姐坚毅的一生。《妈姐》长30集,主要演员有包括吕爱琼、梁祖仪、陈俐杏、萧丽玲、许亮宇、庄惟翔、叶俊岑和李伟燊等人,剧中时代背景发生在马来亚独立时期,同时反映了当年各民族共同生活的情景,也描述华人从中国到大马讨生活和扎根的故事。

《妈姐》讲述1957年在中国广东顺德的雷雨虹(陈俐杏饰),为了逃避一场没有幸福的包办式婚姻,得到同乡亲友薛逢仙(吕爱琼饰)的帮助,连同薛逢仙养女宋宝妹(萧丽玲饰)一起逃出老家到马来亚谋生。落脚的第一天正是1957年8月31日,也是马来亚的独立日,雨虹发誓一辈子都要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

热心助人的逢仙原本是有丈夫和一个儿子,但婚姻不愉快,加上误以为儿子逝世了,不到20岁她就决定梳起不嫁,当了妈姐。逢仙在一户关姓人家打工,少主人关展和(李伟燊饰)因为生日日期跟死去的亲生儿子一样,所以逢仙把他视如己出,溺爱非常。逢仙、雨虹、宝妹与水月住进了姑婆屋,三人更义结金兰。水月本是富有人家女儿,可惜日本侵略时,父母双亡,她在另一名妈姐彩云姐的领养下,长大成人后也了当妈姐。彩云姐因为卷入金钱和桃色纠纷,羞愤自尽,水月因此要帮养母还债。在逢仙的安排下,雨虹、水月都先后找到工作。

雨虹开工不久,就被吴家二少爷展吴晨晖(庄惟翔饰)追求,两人两情相悦,结为夫妻。大少爷吴晨亮(叶俊岑饰)也看上雨虹,为了拆散他们,他用了许多不齿的手段,雨虹的命运更因而坎坷。水月是个洁身自爱的妈姐,但却对住在楼下的苦力头齐金刚(许亮宇饰)起了爱慕之心,碍于妈姐的身份,水月唯有将爱深深埋葬在心里深处。而傻气的宝妹也被苦力红豆冰(志祥饰)暗恋,宝妹也因而跟逢仙闹翻,离家出走了。

金刚在码头干粗活,颇得老板郑冠忠(张水发饰)的欣赏并准备栽培他接班,也想把爱女郑美娜(黄宣宁饰)许配给金刚。水月也到郑家打工,由此与美娜、金刚形成一对微妙的三角关系。郑冠忠不幸病逝,临终前把生意和美娜交托给金刚,金刚为难……这4位妈姐的路会怎么走下去呢?独挽青丝的妈姐,会坚毅一生吗?

千万别错过,从2017年7月20日起,每逢星期一至四,晚上9点30分,于ntv7播出的《妈姐》。此外,观众只要成为VIP会员,即可透过tonton抢先收看《妈姐》。

欲知更多有关ntv7详情,可浏览ntv7官方网站:www.ntv7.com.my,ntv7中文官方脸书:ntv7中文 及Instagram:ntv7chinese。如今,您也可浏览www.tonton.com.my重温ntv7的节目,同时也可透过付费电视第107频道观看ntv7。

《妈姐》分集大纲

第一集

在唐山,雨虹因为家境贫穷,没钱给父亲看病,在后娘的逼迫下,答应嫁给当地一名富裕人家当小妾,以解决家里家计问题。已是妈姐身份的宗族姐姐薛逢仙给了雨虹保贞带防身自保。在新婚当天,雨虹跟白老先生拜堂时,他却因为吃了膏药王提供的兴奋剂,身体不适,唯有给好处亲戚膏药王替他拜堂。于是膏药王强行把儿子孙齐金刚推出来磕头。众人强行拉白老先生和雨虹洞房时,白老先生竟心脏负荷不了,当场毙命,一场红事至此辗转为白事,众人更慌得六神无主。在混乱之际,雷雨虹借机逃走,而当众人发现雨虹已经不在时,膏药王便催促儿子赶紧把雨虹抓回来。雨虹一路奔逃,却被金刚给抓到了,缠斗之下雷雨虹取出逢仙给她防身的三根金针,刺向齐金刚借机逃走。后来,逢仙安置雨虹,为她躲过一劫。雨虹也答应和薛逢仙、薛之养女宋宝妹等前去马来亚谋生。在离开前,雨虹不幸又被膏药王、齐金刚父子二人碰上,正当二人准备把雷雨虹押回去时,宝妹突然急中生智,极力反抗逃走。更与薛逢仙碰了面,急急往码头奔去,上了远洋轮船从此离开大陆。齐金刚祸不单行,这场火难当中把身上唯一一份能寻找母亲的信件给烧毁了,为此,他失去了寻找母亲谢凤瑛(薛逢仙)所有的线索。在马来亚,年轻女子梁水月,也在观音庙里梳起立誓,决定此世终身不嫁,她的养母彩云姐更替她安排了“拍门”、“入门”的仪式,而梁水月完成了这些仪式后,便成为了一名“守墓清”的自梳女,终身不再接受男人,并开始在黄家工作。可惜,好事不来、坏事难断,当梁水月开始了她人生新的旅程时,养母彩云姐却出了事了,原来,彩云姐跟她的情夫林敬棠(膏药王)起了一个会,收了人家不少的钱,但林敬棠却卷款而逃。为此,那些交了会钱的债主不断向彩云姐施加压力,要她早点还钱,而彩云姐也因为与林敬棠有了苟且之事,违背了自梳女立下的重誓。在这些压力下,彩云姐终于选择了自杀逃避,但是,她的死并没有解决任何的问题,因为债主开始骚扰养女水月逼她还钱,这给水月带来不少的困扰。

第二集

梁水月没钱为彩云姐下葬,无助之下幸有逢仙及时相助才缓解了眼前的债务问题。同时,初到马来亚的雨虹,与逢仙、水月和宝妹同住一屋檐下,感情甚好,更合力在街上卖糖水,并取招牌名字为“仙水虹”。此时,逢仙为水月和雨虹奔波劳碌,患上血脑栓,幸得雨虹及时抢救,为此,逢仙感激不已,并提议与水月、雨虹结拜为姐妹。同时,逢仙也关切着雨虹对未来的打算,希望能劝服雨虹梳起不嫁。雨虹准备往某华小应征教员的工作,水月很为她高兴,不计较被解雇的困窘,也愿意拿出积蓄为雨虹买件新衣服去面试。另外,刚回到马来亚的金刚,才知悉父亲膏药王化名为林敬棠,骗取妈姐的积蓄,气怒之际却在街道上不慎碰到宝妹。而宝妹吓得魂飞魄散,急忙跑回姑婆屋内向大家通风报信,但逢仙、雨虹等却认为她看错人了。

第三集

金刚警告膏药王将花会的钱还给乡亲,并带他到庙里为彩云超度,一心想为膏药王赎罪,岂料膏药王不领情,逃之夭夭。金刚无奈之际,遇到雨虹和水月,争执之下闹得不愉快。水月和宝妹陪雨虹到华小面试教员一职。途中雨虹不慎撞到晨晖,宝妹护之打晨晖,引起误会。事后面试,雨虹才发现校长就是晨晖,紧张不已。但晨晖非常欣赏雨虹的想法和理念,根本没把误会放在心上,还认为雨虹很大可能会收到好消息,令雨虹欣喜不已。金刚和红豆冰等苦力搬进新房子,却误闯楼上逢仙等人的家,两帮人再起冲突,从此以后楼上楼下姑婆屋和苦力间水火不容。金刚还故意抢走逢仙拦截的三轮车,害逢仙淋雨上班。吕亚六威胁冠忠,幸得金刚及时为冠忠解困,当中金刚才得知吕亚六曾是贸易行的苦力头,不满冠忠辞退他,一心想要报复。金刚要求冠忠替他看信,才得知母亲做了妈姐,非常气愤。怒骂之下得罪了水月。另外,逢仙回到关家打工,尽心尽力地服侍关先生和关太太,身体仍不适,险差晕倒时,见到展和回来,无限欢喜。妈姐霞姐向晨晖哭诉遭晨亮欺凌,晨晖也不满晨亮企图假冒晨晖的名字向报馆提出辞职,两兄弟起了争执。晨亮盛怒之下把书桌上的文件和书本撕烂,包括雨虹的推荐书也被丢开,落在桌子下……

第四集

晨晖要出差,匆忙之际让霞姐把其他推荐书送去学校,却遗漏了雨虹的履历。逢仙不舒服,回到姑婆屋与苦力们势不两立,要雨虹等人作弄苦力。当中逢仙特意把展和的照片带回去给雨虹等姐妹欣赏,很以他为荣。冠忠的女儿美娜一再打电话来撒娇发脾气,还假装晕倒,冠忠不得已只好叫金刚帮忙回去看一看这个大小姐,结果金刚被美娜故意玩弄一番。金刚被吕亚六的手下打晕,准备挟持走人,水月正好要出门去买菜,撞上这事,对方干脆连她也弄晕。后来木屐嫂跑来说河边发现女尸,逢仙等人赶紧前去看个究竟。期间晨晖以记者的身份向警方通融,让逢仙等人认尸。岂料宝妹认定被淹死的女尸就是水月,众人悲恸不已。另一边,水月和金刚早已被吕亚六的手下安置在同一床上。水月醒来,以为自己被金刚乱搞了,愤怒、羞愧,只好逃了出去,金刚不惜裸着上身,也跟着追出去,结果遇见刚回来的雨虹,让雨虹误会金刚确实是污辱了水月,生气地打了金刚一巴掌。原来这一场闹剧,不过是吕亚六要报复金刚。不料事情闹大,逢仙听见木屐嫂跟街坊们加盐加醋地说着金刚迷奸了水月,很是震惊,见到金刚以后,即不由分说地打伤金刚。雨虹及时阻止,总算化解了这场误会。金刚怀疑是吕亚六所为。华小学校新教师的报到日子已经到了,可是雨虹仍然没有收到通知信为了生活,雨虹决定先去打住家工,可是第一天到新主人家里,女主人却上吊自杀了。

第五集

雨虹经历女主人自杀、误以为被晨晖欺骗等事件后,沮丧地回来经过此事后,她开始改变对婚姻的想法,决定要梳起不嫁去当妈姐。晨晖事后才发现雨虹推荐信未寄出,怀疑是晨亮所为,俩人起争执。展和假借想念逢仙的粉果为由,想跟逢仙要钱,但逢仙毫不犹豫就把钱交给展和,雨虹等人担心逢仙被骗,逢仙却不以为然。宝妹发现逢仙收藏着展和小时候的衣物,雨虹和水月都觉得逢仙对关展和的感情,超越了主仆关系。美娜因为男朋友萧保罗的事情,跟父亲冠忠大吵一顿,然后闹着离家出走,冠忠拜托金刚把美娜找回来。途中,却遇上吕亚六想捉美娜,金刚拼死保护美娜,让美娜对金刚有些刮目相看。当中美娜请金刚喝酒,却逼金刚喝得烂醉,呕吐在一锅粥里,使逢仙对他更是恨之入骨。未几,吕亚六再次在金刚家放火,苦力们却以为是逢仙有心报复,与逢仙等人起争执。

第六集

放火的事,金刚认为是吕亚六所为,雨虹也相信金刚。晨晖再三来找雨虹,终于打动了雨虹愿意跟他好好的谈谈,总算把误会解开了,晨晖甚至认定已经喜欢上雨虹。另外,在访问琵琶仔的晨晖撞见到公馆寻欢的晨亮,晨亮恼羞成怒误会晨晖是在跟踪他,要揭发他的隐私。为此,他与晨晖大吵一顿。吕亚六再次来贸易行捣乱。殴斗中,路经的水月险差受伤,幸得金刚保护水月而把水月推开,却因此让水月擦伤了。金刚细心地替水月清理伤口,不禁让水月意乱情迷,开始喜欢上金刚。事后,金刚在床底下下发现水月的玉佩,欲还玉佩给水月,却让尾随而至的苦力文三,趁机偷走了展和的相框。逢仙发现相框不见了大惊失色,宝妹怀疑是金刚偷的,众女人到看见间去讨公道,并揭穿了小偷是苦力黄文三。金刚盛怒之下把黄文三痛打一顿,还把他赶走,最后黄文三因为羞愧,跳河自尽。

第七集

金刚认为是自己害死了文三,自责不已,跑到供奉文三亡魂的观音古庙里,对着灵位前大哭大闹,忏悔不已,雨虹得知以后,很是感慨,漏夜赶去庙里,想劝解金刚振作起来,并踩着木板车把他送回去,没想到在回去的途中,金刚发酒疯,雨虹按捺不住情绪,狠狠的把金刚骂了一顿,金刚有点酒醒,醒悟。金刚对着众兄弟,灵机一动,决定帮文山讨个鬼妻,这事得到众苦力的支持。另一边厢,雨虹从来湘口中证实自己父亲去世,弟妹无人照顾的消息,悲痛欲绝。来湘提议代雨虹带些钱回唐山安家,救济弟妹,雨虹却因没钱感到苦恼。这时,雨虹得知金刚正为文三找鬼亲,为了鬼亲的聘金,雨虹决定当文三的鬼妻。但金刚拒绝,雨虹心有不甘,联系找金刚数次。终于,金刚忍不住告白对雨虹的爱意,雨虹婉然拒绝,金刚为此心如刀割。同时,水月与雨虹在房间内谈心事,雨虹无意中发现水月写着金刚名字的字帖,看出水月喜欢上金刚,但水月不承认,也默默誓言不再对金刚心动。金刚代表苦力们去老板郑冠忠的家里领取工资,却在回家的路上见到郑美娜险些被”油鬼仔”数人掳走,金刚奋勇救人,但却因为敌众我寡的关系,处于下风。幸得郑冠忠等即时赶到,向天鸣枪后贼人才肯散去。晨晖想要安排华小职员到家里聚餐,好为雨虹找份差事,此时晨亮却写了篇恶毒的文章攻击晨晖。无奈之下晨晖无法再协助雨虹,并对雨虹道歉。同夜,雨虹去到了苦力间,她坚决的对苦力说自己愿意做鬼妻的决定,金刚极度不安……

第八集

剧情紧跟上集,雨虹在苦力面前答应做文山的鬼妻,众苦力开心不已,而金刚百般不愿,但面对着众兄弟的怂恿,只好亲手把结鬼亲的红包交给雨虹,定下了这门亲事。晨晖在报社里得到雨虹要嫁鬼亲的消息,很是不愿,便鼓起了勇气,前去探访金刚,希望他们能取消这门亲事,但引起苦力们的反感,认定晨晖是来搞事的,还把他毒打了一顿。雨虹知道晨晖为了自己被打,亲手做了糕点前去探望,希望劝服晨晖对她放下感情,却没能让他死心,反而更明确的告诉雨虹自己的心意,希望雨虹能改变自己的决定,但雨虹断然拒绝,匆忙离去时不慎撞上晨亮,也为此使晨亮对雨虹的容颜而心动。水月知道晨晖对雨虹的爱意,试图劝服雨虹接受这段感情,但雨虹认为她已经没有后路可退,水月听了心酸。美娜因为油鬼仔的事,窝在家里,冠忠担心女儿,于是要金刚去他家看看。正好美娜想起今天是萧保罗的生日,等待萧保罗约会她,但始终毫无音讯。于是,拉着金刚出门去找萧保罗。却发现原来保罗已有了新的女友,美娜与保罗新女友起了意见,还跟她打了起来,金刚为了保护美娜,当了她的人肉盾牌,一路护送,为此,美宝甚是感动。鬼亲当日,雨虹带着沉重的心情前往河边拜堂,晨晖赶往劝阻,引起骚动,晨亮忽然出现,假意劝和,最终,雨虹向晨晖坚毅表示自己的立场,使晨晖伤心无奈。

第九集

金刚代替文三与雨虹拜堂。金刚表面上顺势而行,但仍放不下对雨虹的情意。吴太太病入膏肓,关医生要吴家兄弟做好心理准备,晨亮建议晨晖去砂拉越寻访巫医,让巫医来为母亲续命,晨晖虽然反对这个主意,但是迫于没有其他的办法只好答应。耀雄叔不满水月迟还债,上姑婆屋去找水月的麻烦,还要挟她马上要还钱,甚至还要动粗,幸得金刚即时赶到,才把耀雄叔赶走。为此,水月对金刚很是感激。结拜的日子到来,众人欢喜准备,姑婆屋内一片热闹,原本一个值得喜庆的日子却因为逢仙在租金方面与木屐嫂谈不妥,导致木屐嫂怀恨在心,暗地里在逢仙要拿去祭拜神明的鸡和鱼动了手脚,切掉了鱼头与鸡尾,这意味着无头无尾的意思。逢仙看到祭品出了事,误以为是金刚所为,与他大吵一顿后把他赶走。事后,逢仙还气得要终止结拜仪式,但在何斋姑的苦劝下,逢仙才肯消气,与水月、雨虹顺利的结拜为姐妹。晨亮设计陷害霞姐,诬赖她偷拿了学生的钱包,借机把她辞退,在百辞莫辩的情况下,霞姐只好含冤离去。事后,晨亮趁机以家里没佣人为由,希望雨虹能过来吴家当佣人,却遭到了雨虹的拒绝。晨亮虽然达不到目的,但他仍不死心,告知雨虹要是她在关家做得不开心,随时可以过来吴家帮忙,这些话令逢仙感到不安。逢仙、雨虹开始在关家上班,由于雨虹刻苦好学,得到了关展和与母亲的赞赏,觉得她勇于学习。同个晚上,当众人准备要就寝时,晨亮突然过来拍门,说他母亲出事,希望关先生等能过去帮忙。

第十集

关医生等随晨亮来到吴家,在替吴太太做了检查之后,关医生赫然发现她有几处伤势乃人为导致,晨亮把这一切都推在霞姐身上,撒谎说母亲曾经受到霞姐的虐待,逢仙却看出端倪。晨亮趁机向关医生要求雨虹来照顾他母亲,逢仙及时婉转拒绝,让晨亮无法得逞。晨亮仍不放弃,假意向雨虹表示感谢,把自己的小说《苦情花》和一封红包硬塞给她,雨虹无奈收下。后来逢仙得知书本乃晨亮赠给雨虹,逢仙更为不满,认为晨亮不是个好人,雨虹却觉得晨亮文笔很好,作品中更突显他和母亲的感情,不认为他是个坏人,逢仙要雨虹不要被假象蒙蔽,更命令雨虹马上把红包还给晨亮,雨虹照办。水月要去卖糖水时,发现摊车被人毁坏,金刚路过,得知水月的困境,主动帮水月修好了摊车,更去和对方谈判,要他们不准再来骚扰,为此,水月很是感动。另外,木屐嫂也因此知道水月没收入,故意刁难水月,要她提前交租金。水月百般无奈下,要求金刚询问郑家帮佣一职。美娜去到贸易行,从毛先生口中探出父亲不在公司,她拉着金刚去了壹号公馆找父亲。美娜因为父亲送了一间房子给胡丽娇,与她发生了口角,美娜更出言侮辱胡氏,为此,郑冠忠很是生气,掴了美娜一巴掌,父女感情顿时出现了裂痕。晨晖从砂劳越回来,发现母亲身上有瘀伤,便与晨亮吵了起来,晨亮再次把罪名推到霞姐身上。晨晖寻访霞姐,问起母亲的事,霞姐含泪说自己没有伤害过吴太太,晨晖希望霞姐能回来帮忙,但霞姐已经买了回唐山的船票,拒绝了晨晖,主仆二人在泪眼中,相互道珍重、挥别。霞姐走后,晨晖去找晨亮,好心劝说,希望他不要再兴风作浪。但晨亮关上门不理会晨晖。晨晖激动引发哮喘,在房内的晨亮知道后,却置之不理……

第十一集

晨晖哮喘病发作险些出事,幸好他及时走去关家,被雨虹的救起,并在关医生的医治下,才捡回了一条命。展和垂涎雨虹美色,强拉雨虹骑脚踏车出外。在半路上却不慎连人带车翻倒,展和还跌得头破血流。为此逢仙责怪雨虹没有照顾好展和。事后,展和不想被父母亲逼问伤势,决定趁父母还没回家时,溜回新加坡。不料,还没来得及离开,他的父母亲气冲冲回来,责骂展和暗自退学大半年,只顾着追求女子。关太太维护展和,并将矛头指向雨虹,怒斥她亲近展和,行为不检,与展和在路上拉拉扯扯着,更警告雨虹不得攀龙附凤,雨虹不愿受辱,主动辞职。美娜因为和父亲吵架,一怒之下离家出走,冠忠不放心女儿,要金刚出去找她。后来金刚在一间餐厅里找到了美娜,但美娜躲开金刚。雨虹失业,急需一笔钱救济弟妹,晨晖也需要佣人照顾母亲,但雨虹面对晨晖再而三的告白,加上逢仙的大力反对,让她犹豫不已。后来雨虹实在为经济逼急,而逢仙也在来湘的劝解下想通了,支持雨虹到吴家做住家工。后来,雨虹在收拾晨晖的房间时,发现原来苦情花里的内容是晨亮抄袭晨晖的,为此晨晖坦然晨亮抄袭他的作品,也趁机再次向雨虹告白,雨虹断然拒绝,而这一幕被晨亮看到。

第十二集

晨晖的文章《梳尽三千烦恼丝,妈姐记事》受到报社的欣赏,有望升级,张主任还提出报社准备送他去越南了,但晨晖却因为母亲带病在身的关系,婉拒了。另外,晨晖从晨亮口中得知他中了癌症,很是震惊,对雨虹说出自己对晨亮的怀疑,认为他的病有可能是装出来的,希望雨虹不要这么容易相信晨亮。水月的糖水档因为耀雄叔等恶言造谣,搞得她生意一落千丈,幸得金刚带领了一群苦力来支持,水月很是感动。逢仙回家,四姐妹见了面很是高兴,没想到膏药王却在这个时候,因为骗了寡妇婉云嫂,导致她精神错乱,通街砍人,不慎砍伤逢仙。后来,晨晖上门采访逢仙,对众人说出婉云嫂事件的缘由,众人听了很是气煞,对欺骗婉云嫂那个负心汉痛骂不休,而金刚因为之前有见到婉云嫂追赶着的人,是自己的父亲膏药王,为此,金刚去找他理论,还把他怒斥一顿,但由于膏药王不知悔改,金刚气得去找写信佬与膏药王断绝父子关系。美娜在母亲的忌日当天回家,冠忠很是高兴,希望美娜能原谅他,没想到美娜却说自己有了萧保罗的孩子,要父亲马上帮她完婚,冠忠听了这件事,气得险些病倒,但是为了女儿不会出丑,他还是四处奔波,处理女儿的婚事,可惜他不知道这整件事原来是美娜与萧保罗串通好来气他的。逢仙终于答应让水月去郑家打工,水月希望金刚能帮她引荐工作,带了些糖水到码头慰劳,而金刚也豪爽的答应会帮助水月,金刚的目的是担心水月留在宝瓶街,会受人影响,每天拉着她去找“林敬棠”,如果送她去郑家工作,这至少能转移她的目标。不料会长等人发现了膏药王的行踪,一并拉金刚和水月去帮手捉膏药王……

第十三集

水月和金刚随会长等人到壹号公馆附近,分头搜寻膏药王,还扬言要搜寻壹号公馆。胡丽娇在膏药王百般央求下,才帮他挡开会长等人。膏药王则趁机从后门离开,无意间却给金刚碰上,金刚禁不住膏药王的一再恳求,终于放走了膏药王。这一幕却也让水月看见,金刚终于向水月坦白,阐明自己跟膏药王的关系,并承诺会跟水月一起还清所有债务,水月一时之间难以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关展和用逢仙的钱买了金项链,送给女朋友孟莉莉当生日礼物,还把雨虹扔到路旁,叫她自己走路回家,然后跟女朋友去约会,雨虹看在眼里却也无可奈何。雨虹在工作中,不慎晕倒在屋后,晨亮不顾一切地把她抱回房里去,被晨晖误会他想对雨虹不轨。原来雨虹是生病了,患的是俗称“生蛇”。晨亮这时亲自替雨虹准备药粉,还帮她敷伤口,雨虹开始对晨亮改观。金刚努力工作,还到处捡破铜烂铁去卖钱,然后把筹到的钱都给了水月,让她拿去还债,让水月释怀。金刚还送水月到郑家开工。水月替美娜整理房间的时候,不小心把美娜的护照弄湿了,冠忠终于知道了美娜假结婚的事,两父女大吵一顿,美娜决定离家出走美娜发现护照不见了,去到厨房看见金刚和水月正尝试把护照烘干,混乱间护照掉进了火炉里……

第十四集

美娜的护照被金刚和水月烧掉了,大发雷霆之后,故意刁难水月,水月忍气吞声,尽心竭力地把所吩咐的工作都做好,而且依旧对美娜关怀备至,还煮了一道菜,让美娜暖心,终于对水月放下戒心。但水月因为冠忠的吩咐,不让美娜出门,美娜故意戏弄她,指使上门的炭画师给水月画画,却不知碳画师是个杀手,幸得冠忠及时回到家,碳画师才无法下手。水月在路上被小混混调戏,丽娇及时出现解围,并送水月回家。在宝瓶街,送水月回来的丽娇遇见了逢仙,两人见面仿如隔世,逢仙却对丽娇充满敌意,还把丽娇痛骂一顿。最后,逢仙才道出自己和丽娇的过节:当年她和丽娇是好姐妹,也是妈姐,没想到丽娇背叛妈姐誓言,嫁给富商,不到两年富商离世后竟当上了妓女,还经营了壹号公馆,认为她是个不知廉耻的坏女人。雨虹在照顾吴母的时候一时大意,没有把床边的护栏拉上,结果,导致吴母跌倒在地上并昏迷了。关医生表示吴母年纪太大,时候不多了,叫众人有心理准备。雨虹认为是她害了吴母,内疚不已。水月见冠忠为了美娜的事烦恼,美娜又终日蹦蹦跳跳地,从不照顾自己的肚子,令水月也不禁开始怀疑美娜是不是真的怀孕了。水月禁不住好奇心,想用丽娇教导的方法测试美娜有没有怀孕,结果被美娜揭穿。美娜大怒,要赶走水月,两人在郑家外拉扯的时候却突然被几个大汉强拐上车带走了。

第十五集

美娜和水月失踪后,郑冠忠第一时间报了警,宝瓶街的街坊和苦力们都在谈论此事,金刚觉得连累了水月,誓要找回两人。逢仙原本想请假回宝瓶街,以了解水月失踪的事情,可是在无意间看到展和偷关先生的手表,展和骗逢仙说偷手表是为了追求女友孟莉莉,取悦她的养父。后来关医生发现手表不见,大师问罪之下,逢仙为了保护展和,谎称自己偷了手表,令关太太对她大感失望。吴母去世了,晨晖难过不已,雨虹终于鼓起勇气向晨晖说出真相,说是自己的疏忽,求晨晖原谅,愧疚不已。雨虹从丽的呼声听到新闻,才知道水月跟美娜怀疑被绑架一事,也在逢仙的要求下,硬着头皮向晨亮请假,没想到晨亮很体谅,叫雨虹放心去处理水月的事。金刚收到胡丽娇提供的消息,领着苦力们杀到旧码头附近,找吕亚六的老窝,结果迟了一步,吕亚六已经把美娜和水月带走了。吕亚六污辱了美娜,然后到郑家恐吓郑冠忠,吕亚六把美娜和水月藏在膏药王的住处,膏药王不想同流合污,原本想去通知金刚去救人,却一再错失机会。最后膏药王偷偷把水月放走水月逃回郑家。在逃跑的过程中,美娜体力不支,叫水月先行离去求助。

第十六集

水月在逃亡的过程中,遇到雨虹和金刚,于是金刚去救美娜,雨虹带水月回家。但中途水月仍放心不下,不顾雨虹劝阻,执意回去救人,雨虹只得答应。他们一行人来带膏药王住所附近,冒险潜入木屋,发现了衣衫不整,已被毒打和侮辱过后的美娜,并将其救出,但立刻被吕亚六发现,捉走。途中被金刚碰上,吕亚六无路可走之下,将美娜和水月推下河,金刚救起。吴家正在为吴母举行超度法会,张主任匆匆赶来并告知了雨虹受伤的消息,晨晖立刻赶往姑婆屋,并误以为雨虹已死,悲痛说出心声,却被晨亮听到,心中不忿。金刚前去看望美娜,却发现美娜正欲自尽,伤心欲绝。后来在冠忠、水月和金刚的陪伴之下,才平复心情。另外,晨亮也向雨虹表示了爱意,但雨虹拒绝,无奈回到家中,发现母亲去世前修改了遗嘱,于是大怒,并借机博取雨虹同情。

第十七集

晨晖主动向雨虹示爱,雨虹犹豫之后,终于排除万的表示接受,这使得晨晖欣喜若狂。但逢仙发现了二人交往甚密,告诫晨晖不要和雨虹走得太近,更训斥了雨虹一番后,让雨虹再次犹豫。晨晖担心雨虹反悔,于是催促雨虹和他一起返回英国。晨亮为了找出晨晖的把柄取回遗产,早已找私家侦探调查晨晖的背景,但私家侦探却找不到晨晖生父倪水泉的消息。心烦意乱之下误将身边的妓女当做雨虹,显示出了浓浓的病态。金刚前往郑家帮忙,并帮助水月杀鱼煮粥。冠忠因为担心美娜,想带她回沙巴家度假,于是,拜托金刚帮忙打理贸易行的事情,金刚应允。冠忠拿着水月煮好的粥前去安慰美娜却无功而返,从美娜房间出来时却突然晕倒。事后才在丽娇处得知了冠忠原本是抗日分子,并且在战争中受过伤的事实,众人对于冠忠依靠药片来止痛的事情唏嘘不已,得知真相后的美娜,开始对冠忠感到愧疚。回到家之后,美娜走进厨房准备给父亲做些吃的,结果因为自己的不熟练,美娜悲哀的哭泣,责问自己父亲为她做了这么多,结果她为什么连一点小事也做不好,金刚、水月不断安慰她,让她宽心。雨虹一直不敢向逢仙提起自己与晨晖的感情事,向水月表示苦恼,却被宝妹偷听到了一切。同时,雨虹也发现了宝妹与红豆冰的关系,并提醒宝妹多多注意自己的行为,而宝妹认为雨虹有了心上人就会离开自己,二人感觉难分难舍。同时,水月听到冠忠暗示入赘的事,认为金刚应该接受冠忠的心意,让金刚按耐不住,向水月表明自己的心意。

第十八集

金刚因为郑老板交托公司的事,引发了大家的猜想,认为金刚有机会成为冠忠的女婿,也令到毛先生对金刚产生敌意。但金刚却不以为意,一心只想要送水月回家。途中水月用暗示的语气,拒绝了金刚的爱意。同时,金刚和水月在木屐店外,接到了吕亚六已经捕捉自己的父亲膏药王的事情。众人纷纷劝说金刚去营救父亲,最终,金刚决心去营救膏药王,红豆冰、背心仔义无反顾相随。雨虹仍纠结她和晨晖的事,水月表示不支持,而宝妹也万般不舍,晨亮还说晨晖的坏话,但面对晨晖的真心相对,她终于不惧怕别人的流言蜚语,愿意和晨晖去面对未来的一切问题。得知此事的木屐嫂与街坊邻居辱骂雨虹,宝妹发怒,打了木屐嫂一耳光,事情开始恶化。在另一边厢的逢仙,被展和女友莉莉刁难得气煞之际,竟收到雨虹恋爱的消息,更是大为动怒。金刚在营救膏药王的过程中被吕亚六围攻,膏药王和金刚中枪,陷入危险。

第十九集

水月从红豆冰口中得到金刚受伤,需要输血的消息,立即不顾街坊的闲言闲语,与雨虹前去医院捐血,并将玉佩放在正昏迷不醒当中的金刚身上,希望他能逢凶化吉。膏药王开始后悔,准备逃走,临走叮嘱水月好好的照顾金刚,说完离去。逢仙接到关医生的电话,说展和的外公逝世,要他马上去槟城奔丧,展和离去后,莉莉把自己当成关家的女主人,任意邀请朋友过来打麻将,这激怒了逢仙,她气煞地把莉莉赶出关家,锁门。逢仙回到姑婆屋,与雨虹摊牌,说谁要是敢离开这件姑婆屋,她就和她恩断义绝,雨虹为了爱情,她终于选择离开了这里,逢仙虽然很是难过,但是为了固守信念,她还是绝情的赶走了雨虹。雨虹与晨晖准备前去机场,却遭到晨亮的阻扰,晨亮质疑的问雨虹,认为晨晖根本不可能给她幸福,希望雨虹能留下来,晨晖却要晨亮不要妄作小人,坚信他与雨虹的爱情是无懈可击的,要晨亮死了这条心。与此同时,回到关家的逢仙,被吕亚六用枪挟持。

第二十集

水月煮了鱼粥,送去给金刚喝,对他无微不至的照顾。金刚醒来,迷迷糊糊间,感觉到水月的关爱,很是感动。雨虹、晨晖因为悍匪枪击事件,无法离开吴家,晨亮乘晨晖不在雨虹身边时,又开始挑拨离间,希望雨虹能接受他的爱情,遭到晨晖的警告。另一边厢的关家,逢仙、展和、莉莉等被吕亚六挟持在屋内。这时警方上门巡查,吕亚六要逢仙去应门,并警告逢仙要是敢泄露他的消息,就把展和杀了,逢仙无奈答应,走到门外应付警察,结果警察发现逢仙的伤痕,硬要进屋检查,不料吕亚六枪杀。雨虹见到关家传来枪声,担心逢仙出事,焦急的跑过去关家想救人,晨晖、晨亮也跟了过去。就在这时吕亚六一口咬定逢仙有意出卖他,举枪要打死逢仙之际,雨虹等来救人。在一番打斗之中,警方也冲了进来,吕亚六抓展和当肉盾,逃出关家外,关医生、关太太救子心切,冲出警方的防卫线,结果关医生被吕亚六当场打死,但吕亚六最终也死在警方的乱枪之中。美娜得知金刚受伤,赶紧把金刚接回郑家疗养,雇请专人照顾,金刚因为在昏迷当中,把美娜误认成水月,让美娜心如刀割。冠忠为了全力撮合美娜与金刚在一起,暗示水月不要介入他们的感情。关家办完关医生的后事,关太太精神出了问题,一夜,关太太来找逢仙,误认逢仙的男人乃吕亚六,是杀死关医生的凶手,为此,关太太取出菜刀,意图砍死逢仙,逢仙左闪右躲,危在旦夕。

第二十一集

关太太的情况反复无常,还重提偷手表的事将逢仙辞退。展和唯有将母亲带回槟城疗养。逢仙回到家,因担忧水月和雨虹的感情事,不惜失业无钱的状况,仍要拨钱来帮她们挡“桃花煞”。后来,雨虹亲手做了些喜饼送去姑婆屋,却遭到逢仙的责骂,并赶走她。宝妹劝和不果,雨虹只好悲痛离开。张主任来找晨晖,告知了西贡记者受伤离职的消息,晨晖听了很是感触,张主任知道晨晖一直等着这个机会,但晨晖为了雨虹,还是拒绝了。雨虹却觉得男人应该志在四方,要晨晖不要为了她放弃理想,鼓励晨晖去西贡,自己则会留下等他,晨晖听了很是感动,把雨虹拉到一间教堂,和她完婚。事后,却发现晨亮因病被送入医院,病情越来越严重,必须有人照顾。雨虹向晨晖商量,决定把吴家大宅还给晨亮,而雨虹会留在吴家照顾他。晨亮知道后,还主动去找晨晖道歉,排除二人之间的误会。晨晖卸下戒心,却不知道这是晨亮精心安排的一个阴谋。水月照料金刚期间,金刚再三向水月表白心思,但水月仍坚持己见。冠忠病发,把公司里所有事情交给美娜管理,但是,美娜因为没经验,结果一去到贸易行就得罪了所有的苦力,毛先生也借机从中挑破离间。另一方面,冠忠担心美娜找不到一个好的归属,于是他向金刚提出迎娶美娜,并愿意把整盘生意交给金刚,但金刚断然拒绝,水月躲在一旁听到二人的对话。事后说服金刚应接受冠忠的好意。

第二十二集

逢仙失去工作,经济陷入困顿,开始帮人洗衣,宝妹替心疼。后来逢仙不放心展和,回关家,才发现展和早已被莉莉迷惑,还变卖家里的古董,令逢仙无可奈何。金刚回到贸易行工作,发现苦力们仍对美娜诸多不满,金刚前去与美娜商讨这件事,没想到美娜一意孤行,金刚为此很是生气。后来水月提出两全其美的建议,众苦力、金刚,对水月有感激之心与好感,美娜看在眼里,不是味。后来,美娜看出水月喜欢金刚,劝她应该摆脱誓言的纠缠,勇敢去爱,但水月却坚持自己不违背自梳的誓言,还鼓励美娜勇敢去追金刚。但无关美娜和冠忠何以拉拢金刚,但金刚仍对水月未能忘情。宝妹与红豆冰躲在楼梯口吃榴莲,被金刚撞见,金刚担心红豆冰会重蹈他的覆辙,苦劝红豆冰立刻离开宝妹,但是红豆冰不愿意,承认自己是真心爱宝妹的,叫金刚不要阻扰。后来红豆冰知道宝妹想听丽的呼声,背着木屐嫂打开丽的呼声,不料被木屐嫂揭发,误会红豆冰偷看她换衣服,毒打了红豆冰一顿,宝妹不忍红豆冰被打,替红豆冰解释却越描越黑,搞得逢仙误会宝妹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红豆冰诱奸。于是,逢仙怒气腾腾的要带宝妹去医院检查身体,宝妹不甘受辱,推开逢仙,离家出走,躲到雨虹家里去。红豆冰被众人押送去警局,金刚向众人求情,希望给机会他好好的管教红豆冰,众人接受金刚的意见,把红豆冰交给了他。金刚苦劝一番,希望他能离开宝妹,红豆冰却气煞金刚身为兄弟,竟然不肯支持他,与金刚恩断义绝。

第二十三集

逢仙担心宝妹迟迟不归而心生焦急,处处寻找宝妹,还和金刚起争执,心力交瘁之际,还因没钱交租,被木屐嫂赶出姑婆屋,不支昏倒。金刚送回了姑婆屋,并警告木屐嫂不要再欺人太甚。同时,金刚在照顾逢仙的同时发现了一封署名“陈淑娘”的信。金刚觉得十分熟悉,于是想向水月打听一些情况。毛先生假意处处为美娜解决问题,还趁机在美娜面前挑拨离间,被金刚撞个正着,两人发生冲突。毛先生惺惺作态,以退为进,吵着要辞工。同时冠忠的病情不乐观,让美娜更是烦躁,痛斥了想要请假的水月。后来美娜感激金刚替她解围。雨虹多番劝宝妹回姑婆屋,但宝妹坚持不想回去。于是决定回姑婆屋交代,剩下宝妹留在吴家,不料宝妹偷听到晨亮在通电中,诉说着自己的各种阴谋。战战兢兢的宝妹,被晨亮发现,想要对她起杀机,就在这时,报馆的张主任来访告知晨晖被绑架的事情,宝妹借此机会溜了出去。另一边厢,雨虹回到姑婆楼,发现逢仙病情严重,心生同情,帮忙垫付了半年的房租。金刚和美娜在电视上得知了晨晖被绑架的消息,金刚立刻找到雨虹,想她说了这件事情,雨虹震惊不已。

第二十四集

雨虹回到吴家,正要和晨亮商讨晨晖被绑架的事,才得知宝妹失踪。晨亮和雨虹一起出门寻找,雨虹率先发现宝妹,宝妹向雨虹说明了晨亮的阴谋之后再次离开,让雨虹开始对晨亮产生怀疑。但面临多重打击,雨虹心力交瘁,晕倒在晨亮面前。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被晨亮糟蹋,悲痛欲绝。为此雨虹被晨亮禁锢,无从求助。金刚再次耐不住自己对水月的感情,强吻了水月并且再次告白,使得水月心乱如麻。这一幕被冠忠看在眼里。为了美娜的幸福,冠忠辞退水月。期间水月向逢仙表明自己对金刚的心意,但不会违背自梳的誓言,并原因剪断红线,一如剪断她对金刚的情意。另外,逃出吴家的宝妹,饥困交加时遇到红豆冰,于是红豆冰建议两人私奔。途中却碰上了金刚,而正处于感情失意的金刚,被他们的勇气所感动,放他们走了。逢仙收到宝妹出走的信件,焦虑不已。雨虹生无可恋想要自杀,但为了晨晖选择生存下来。

第二十五集

水月继续劝阻逢仙不要去宠信关展和,却被逢仙责骂。后来逢仙得知自己的花会被金刚标走,气恼的前去理论,却在门口听说了宝妹和红豆冰的事情,气愤的逢仙准备报警,展和也前来帮忙,最终金刚和展和打起来,双双被警察捉走。另外,宝妹和红豆冰住在膏药王的家,背心仔和水月前来探望,并把金刚的钱接济他们。红豆冰借机告白求婚,却被宝妹拒绝,红豆冰百感交集,心中苦涩。冠忠去世了,为了完成冠忠的遗愿,金刚决定帮忙美娜重振家业。同时胡丽娇劝金刚接受美娜,并尊重水月自愿当妈姐的决定。为此金刚终于醒悟,接受现实,不再勉强水月,并准备搬去郑家。水月百感交集,却也不阻拦。金刚与美娜朝夕相对,却让美娜感觉到金刚的疏远,甚是失望,但金刚表明三年后一定会迎娶她。雨虹不断被晨亮蹂躏毒打,于是雨虹趁晨亮喝醉逃离吴家,当中遇到展和,雨虹以为自己能逃出生天,没想到展和为了取得好处,将雨虹交回给晨亮。至此,雨虹被囚禁起来,还得知晨亮在报章上刊登他们结婚的消息,雨虹悲痛万分。

第二十六集

时空跳越,三年过去,已是1960年的马来西亚。正逢除夕夜,水月赶回姑婆屋,宝妹仍不肯见契娘,逢仙为此感到叹息。宝妹和红豆冰仍以兄妹相称,睡觉的地方也只是隔着一条沙龙布。每逢佳节倍思亲,红豆冰思念起苦力间的兄弟,红豆冰在宝妹的鼓励下,提起勇气回到苦力间去,与众兄弟、金刚欢聚一起。为了让宝妹和逢仙和解,水月百般劝宝妹回去见逢仙,宝妹终于答应。但是,没想到同个晚上,红豆冰出外去捡榴莲时,被二战期间未引爆的手榴弹炸伤了。为此,宝妹在慌乱中,送他入医,失去了与逢仙见面的机会。不知情的逢仙大感失望。逢仙也依旧宠信展和,经济陷入困顿,尤其大年初七,逢仙回到关家上班,却发现展和在外面私卖假药,结果惹出许多祸害,搞得焦头烂额,逢仙苦劝不果,展和毫无悔意,还表示要去马六甲发展,向逢仙伸手要钱,逢仙百般无奈,还是把钱交给了他。而金刚努力打拼事业,已有一番成就,也不再留恋水月,决定迎娶美娜,美娜感动不已。但金刚却处处被居功自大的毛先生处处刁难。后来美娜得到丽娇的劝解,决定强悍做事,找到毛先生贪污公款的证据,把他辞退了。另外,金刚碰到晨晖在街上惊慌失常,莫名不已,后来从张主任的口中得知,晨晖因为在异地遭遇一连串的打击,已经导致他精神错乱。

第二十七集

红豆冰感激金刚替他付医药费,打算回苦力间生活,也鼓励宝妹回去宝瓶街找逢仙。宝妹回到姑婆屋,对逢仙解释自己与红豆冰只是兄妹关系,得到逢仙的谅解,母女终于和好如初,宝妹也答应回来姑婆屋住下,并答应逢仙今后会好好的照顾她,为此,逢仙很是欣慰。金刚不再困扰于感情之中的事情,向水月提议结为兄妹,还正式拿出一张相师帮他选的良辰吉日,说明自己娶美娜的决心,为此,美娜内心温暖。雨虹仍囚禁在吴家,但不慎动了胎气,被晨亮送去医院,并碰见到晨晖。为了打击晨晖,借机告诉晨晖,雨虹已经是他的妻子了。晨晖无法接受,黯然回到吴家,才发现雨虹被晨亮囚禁,为了救出雨虹,与晨亮起争执,后来被展和与几个邻居制服。雨虹也趁乱之际,偷了晨亮的钥匙逃离吴家,并在医院遇到丽娇,与她一起回到宝瓶街。事后,雨虹将晨晖送到精神病院疗养,但过于心力交瘁而昏倒。

第二十八集

原本众苦力开心接过美娜的红包,不料一苦力想要刺死金刚,混乱中美娜为了救金刚,被刺中一刀,昏迷不醒。医生告诉金刚,美娜的刀伤很严重,还没有度过危险期,为此,金刚很是担忧,并在美娜的病床上留下一枚戒指,要美娜快点醒来和他结婚。这时,背心仔向金刚透露这次的刺杀行动是毛先生一手策划。金刚经过一番考虑后,决定把毛先生交给警察,不想滥用私刑。另外,水月去探望美娜,结果在离开医院的时候遇到了晨亮,失言把雨虹生孩子的事情告诉了他,晨亮知道自己当了父亲,很是高兴,希望水月能劝雨虹早点回到他的身边,却遭到水月的拒绝。红豆冰因为要回去唐山娶老婆,邀宝妹到苦力间吃饯别饭,宝妹经过逢仙的同意,一起过去苦力间,没想到正当红豆冰说出自己和金刚是同乡,还道出唐山的住处,逢仙很是惊讶,经一番验证,逢仙终于确定金刚就是她的孩子,与他相认。众妈姐协助下,雨虹终于平安生下一男孩,决定给他取名叫正之,希望他不会重蹈父亲晨亮的步伐。未几,雨虹的孩子哭个不停,她为此很是困扰,逢仙建议雨虹找斋姑帮忙看看,后,发现原来是孩子因为早产,身体虚弱,为此有些黄疸,斋姑劝雨虹多带孩子晒太阳。但雨虹想要去精神病院探望晨晖,把孩子交给宝妹照顾,宝妹因为背心仔收到了红豆冰的信件,把婴孩放在一处,怎料雨虹回来,问起孩子的下落,宝妹才发现孩子不见了。

第二十九集

雨虹等众人到处找孩子,甚至到吴家搜寻却不见孩子踪影,晨亮也否认私自带走孩子,但金刚相信是晨亮所为。当中晨亮还故意刺激宝妹,更激起宝妹的愧疚感,认为自己对不起雨虹,把孩子弄丢了。后来晨亮还谎称只要雨虹肯回到他身边,他就会用尽自己所有的财力找回孩子,将来更会把一切吴家产业归还给雨虹与晨晖,雨虹心有所动,但在逢仙等的劝阻下,放弃了这个幻想。美娜弥留之际,要求水月嫁给金刚,一辈子好好照顾她,却遭到水月的拒绝,水月答应美娜,会好好照顾金刚,但是不会嫁给他,美娜在一阵苦求中逝世。水月为了成全美娜,她把金刚留在美娜身边的戒指套在美娜的手中,待金刚到来时,对金刚撒了个谎,说美娜已经答应嫁给了他,安然的离去。金刚处理了美娜的后世无心工作,一直借酒消愁,水月含泪苦劝责骂,希望他能振作起来。逢仙去往观音庙拜菩萨,发现落寞的关太太在那里清修,后得知原来是展和抛弃了母亲,还骗光她的钱买了张假文聘,大为震惊。于是,逢仙前去找展和,发现他已经当了名黑市医生,专为女人堕胎,而且还对她撒谎,毫无悔改之意,为此,逢仙很是失望,含泪离开关家。逢仙发现雨虹的孩子在吴家里面,与雨虹等前去向晨亮要孩子,晨亮顽固拒绝,还邪恶地要挟雨虹回来,没想到在众人舌战当中,孩子突然没了气息,于是,雨虹焦急的把孩子抱去医院,但却回天乏术。夜里,宝妹愧疚感作祟,一心想要替雨虹报仇,取着刀子,来到了吴家,准备杀之泄愤。

第三十集

宝妹以为自己杀了晨亮,精神恍惚,在神庙自杀,幸得来得及抢救。后来雨虹和水月知道后,才忆起宝妹提及过她杀了晨亮的话可能是真的,于是赶紧来到吴家,发现晨亮身受重伤,雨虹认为晨亮有报应,激起晨亮的怒气,与雨虹缠斗起来,水月为了阻止,刺伤了晨亮,以为自己杀死了晨亮,心慌逃离,却被展和看见。此事之后,水月、雨虹和宝妹都争论自己才是真凶,应由自己去自首,金刚安抚他们冷静,见步行步。展和替莉莉堕胎,但莉莉忽然反悔,与展和争执起来,混乱中不慎掐死了莉莉,并临夜埋尸掩饰。展和为了在金刚身上得到好处,以证人为由威胁金刚,否则报警捉水月。后来逢仙得知金刚为了变卖郑家家业,才知道金刚受到展和的威胁,于是找展和理论,当中不慎被车子撞倒,断了一只腿。为此,关太太也不忍,终于道出她亲见展和趁晨亮受重伤,掠夺晨亮的财物,还杀了晨亮。最终展和被警方逮捕归案。过了一段时间,否极泰来。宝妹当了包租婆,还经营糖水铺;水月和金刚继续以兄妹相称,互相扶持;而晨晖也痊愈许多,终于和雨虹有情人终成眷属;逢仙也退休过着健康的日子,圆满结局。

(完)

Almond Magaz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