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爸》即将在6月6日播出

阿爸
Daddy Dearest
201766 – 2017711
每逢星期一至五,3:00PM-4:00PM

八度空间将于2017年6月6日起,每逢星期一至星期五,下午3时,播出由温绍平、林奕廷、罗忆诗、巫恩仪、张顺源等主演的温馨家庭剧《阿爸》

以大马传统制衣产业为背景的《阿爸》,故事描述一位在商场上叱咤风云的“阿爸”,他将如何去面对当事业与家庭同时陷入危机。满头白发的“阿爸”温紹平凭着该剧精湛的演技,夺得《2017金视奖》最佳男主角;而剧中饰演女儿的巫恩仪,则凭着角色“庄窈敏”夺得最受欢迎电视剧角色。

敬请锁定八度空间诚意为您献上的《阿爸》 

主演:温绍平、林奕廷、罗忆诗、巫恩仪、张顺源 

全剧共25

《阿爸》故事大纲

制衣厂老板庄智耀(温绍平 饰),他年轻时就是个出色的裁缝师,致力为事业打拼,白手起家了一间制衣厂。然而在工作上充满狠劲的智耀回归到感情时,却是“爱在心里说不出口”的典型爸爸。他与孩子们的沟通桥梁就是伍语英(林奕廷 饰)。性格热情奔放的语英对人总是非常热心,常常喜欢找人聊天、听故事,然后再回家跟老公或者孩子们述说,方圆几条街的街坊都认识这个“热心助人”的安娣。

智耀希望从英国学成归来的小儿子庄杰焊(张顺源 饰)可以继承他的事业,但杰焊其实并没有完成学业,而且对制衣厂一点兴趣也没有;2女儿庄窈琦(罗忆诗 饰)决定离开家里独自去闯,在姐夫鲁国庆(蔡河立 饰)的介绍下进入保险公司工作而认识了上司吕载严;大女儿庄窈敏(巫恩仪 饰)因为早年怨恨智耀拆散她和初恋情人郝志明而耿耿于怀,与智耀的关系淡漠……

制衣厂因为杰焊的疏忽而生产了一批冒牌货导致名誉扫地,智耀的竞争对手李才俊因为追求窈琦不成功,而对制衣厂进行报复,故意联合地产发展商想要收购智耀的制衣厂地段以做发展用途,为此整个庄家几乎翻天覆地……

窈琦在不知不觉下发现自己竟然喜欢上载严,然而载严其实早已结婚,他的妻子方丽娟的家世显赫,连载严在保险公司的地位也是方丽娟一手促成的,两人还育有一子吕正康。窈琦情难自禁地主动靠近载严,面对窈琦的真诚,载严终于沦陷,两人共谱了一段地下情。但是,窈琦为此承受了很重的心理压力,忍不住向刘家熙(赖力豪 饰)倾诉她内心的苦,却不知其实家熙早已暗恋着窈琦许久……

国庆的投资一直没有起色,在保险公司的工作又不如窈琦,窈敏为此十分苦恼,几经考虑后,觉得父亲的制衣厂多少都有点好处可捞的,就决定与国庆一起回家以接手制衣厂。两人在制衣厂里作威作福,以为自己是未来的接班人,结果总是把制衣厂搞得乌烟瘴气,惨遭父亲责骂。在制衣厂里,窈敏居然重遇自己的初恋情人郝志明。过去的美好回忆不断涌现,惹得国庆猛吃干醋;原本就埋怨丈夫越来越不解温柔的窈敏因国庆的不信任而满腹委屈,不禁越来越怀念以前与志明那纯纯之恋的美好时光而与他渐渐靠近。经过智耀和语英的调和与劝解,窈敏终于看清自己的心里放不下的始终还是国庆,而国庆也明白自己不能没有窈敏,两人总算冰释前嫌……

《阿爸》分集故事 

1集

兴耀制衣厂的老板庄智耀刚刚当上制衣商会会长,工厂不久便失火,生意面临危机。二女儿庄窈琦是智耀的得力助手,找到L&S制衣厂老板李才俊的协助,两人相识相惜,互生暧昧。才俊怂恿窈琦离开制衣厂,到外面的世界去看一看,让多年来都守在父亲身边的窈琦,第一次产生了离开公司的想法。智耀的大女儿,庄窈敏,跟父亲之间一直有非常大的隔阂。智耀想改善父女间的关系,希望她在新年前夕回来吃团圆饭。窈敏知道自己跟父亲的关系始终需要解决,却在最后关头拒绝智耀的好意。庄家小儿子,庄杰焊,和青梅竹马刘家熙从英国留学归来。放荡不羁的个性总是给家人添麻烦。智耀见家熙和父亲互动亲密,心生羡慕,希望自己也能跟儿女们的关系有所改善。杰焊学成归来,难得一家人都到齐了,智耀说出希望杰焊进入制衣厂工作的心愿,结果杰焊却无意接手父亲的生意,众人震惊不已。

2集

杰焊和家熙从国外毕业回来,却得到不同的待遇。杰焊被逼留下来打理制衣厂,家熙则坚持到知名品牌公司上班。赏珍和若燕是制衣厂的女工,两个人对杰焊的评价也各自不同。赏珍觉得杰焊虽然贵为制衣厂少东,却吊儿郎当,不务正业。若燕则觉得杰焊出生好、人又帅,故意接近杰焊,希望能钓到这个金龟婿。窈琦和才俊越走越近,却突然发现才俊其实在外面有女人,而那女人甚至有了身孕……面对才俊的追求,窈琦决定与才俊切割关系。若燕为了取代赏珍的工作,以接近杰焊,竟然下药让赏珍拉肚子。本以为杰焊会跟她亲近些,没想到杰焊主动去探望赏珍,更亲自背她去医院。这一切看在若燕眼里,简直恨得牙痒痒。窈琦终于拒绝才俊的爱意。才俊却反咬一口,取消当初承担衣服订单的合作。窈琦对智耀愧疚万分,却得知智耀早就留了一手,只因他一开始就不相信才俊这个人。窈琦告诉智耀想要离开制衣厂去保险公司上班,智耀虽然千百个不愿意,却也只能无奈答应。窈琦的面试官也是国庆的上司,吕载严。其为人一丝不苟,对窈琦百般考验,好在窈琦灵机一动,最后终于得到载严的赏识,进入保险公司。智耀督促杰焊从低做起,是为了让他日后接手制衣厂后,不会被老员工耍骗,杰焊只是唯唯诺诺地应着;杰焊见语英煮饭辛苦,觉得心疼,语英却认为这是维持美满婚姻的要诀,杰焊没辙。国庆带同窈敏和窈琦一起出席上司吕载严和妻子方丽娟的结婚纪念日晚宴。窈敏第一次出席上流人家的聚会,兴奋不已。窈琦在晚宴上获载严点名,指欢迎她加入团队,令丽娟注意到窈琦。窈敏趁机跟丽娟攀谈,还畅谈她对股市行情的看法,获得丽娟的赞赏,令窈敏沾沾自喜。

3集

国庆指载严的成就都是靠家世显赫的丽娟所支持,窈琦不认同。晚宴过后,丽娟不停地喝酒,之后还对载严施暴;第二天早上,丽娟又恢复正常地向载严道歉。载严要求丽娟去看精神科医生,丽娟马上又变得歇斯底里,让载严无可奈何。好不容易离开制衣厂,正要展开新生活的窈琦,却处处面临挫折,谈不到任何生意、被客户欺负,甚至遇到了抢劫犯。陈先生向智耀要求生产冒牌货,谎称他的品牌是自家设计;杰焊不明就里,直说没有问题,智耀便接下单子。家熙获得老板重用,趁机推荐智耀的制衣厂。当家熙与老板参观兴耀制衣厂时,因发现他们正制作意大利品牌而赞赏。智耀心知不妙,果然发现陈先生抄袭他人牌子的设计。智耀马上要求取消订单,陈先生却说合约上说明,取消订单需双倍赔偿。智耀无奈地继续制作以便交货给陈先生。载严带窈琦去见一富豪客户何天富,他看中窈琦的美色,要求窈琦上酒店房签约;窈琦慌张致电载严求救;载严放心不下,把丽娟停放在路边后,便匆匆赶去酒店找窈琦,令丽娟气愤不已。载严因找不到窈琦和何天富,担心之下,硬闯酒店房,却发现窈琦和何天富衣衫整齐,连合约也签好了。载严赞赏窈琦,窈琦却一时感触而落泪,诉说自己体会到出来社会工作的难处,却对在酒店房的事三缄其口。原来,窈琦差一点被何天富霸王硬上弓,后因为载严来搅局,何天富见窈琦一点也不愿意就范,就放过窈琦但要求她保守秘密。贸消局的执法人员突然到制衣厂,指兴耀制衣厂涉嫌未经许可而非法制造他人品牌,并将智耀带走。智耀一力承担伪冒的行为,令杰焊感到惭愧不已。才俊在制衣商会会议上要求智耀辞掉会长一职以示负责,智耀向所有人鞠躬道歉。会议后,才俊假惺惺地慰问智耀,智耀却不疑有他。窈琦、窈敏、国庆和硕林都回家吃饭说笑,企图让智耀开心;智耀见杰焊闷闷不乐,就警惕他以后接手制衣厂后要多加小心;杰焊终于忍不住向智耀坦诚自己并没有完成英国的学业,而且不打算接手制衣厂。智耀震惊自己被欺瞒了许久,对杰焊非常失望,要他走远一点。杰焊决定离开家里,窈敏、窈琦劝阻,杰焊反说出了他在英国的遭遇令他立下决心要过自己想过的生活,而不跟随智耀安排的路。

4集

窈琦获得载严的赞赏却被一众同事在背地里说她靠特殊关系才上位,被载严训话的国庆听了很不是滋味。窈琦买了很多礼物送给窈敏,国庆心里不爽;第二天就要求窈琦搬离他们的家,以让他们夫妻多点时间相处,窈琦答应。杰焊在酒吧里当调酒师,非常受欢迎;窈琦提出跟杰焊一起合租公寓,家熙说也要搬出来,三人决定住在一起。才俊与地产发展商商量要买下智耀制衣厂的地段。地产代理员找上智耀要求他卖厂,智耀一口拒绝。地产代理员找上语英,语英因价钱高而心动,跟孩子商量。窈敏和国庆赞同,窈琦却认为要有好时机才跟智耀商量。智耀和语英的结婚纪念日将近,语英说孩子们要庆祝,智耀答应,还送语英礼物,语英开心不已。在两人的纪念日家庭宴会上,智耀请来世凯和家熙,让窈敏和国庆不开心。窈敏趁机向智耀提卖厂一事,智耀生气地表示除非他死,否则不准再提卖厂的事。载严要求窈琦代替国庆带领小组,窈琦拒绝,载严却要她再考虑。窈琦找上国庆,却被他奚落是用肉体换保单,令窈琦气煞。国庆回家向窈敏发泄,窈敏感委屈。国庆埋怨窈敏不能帮他分担责任,窈敏说会想办法让智耀卖厂。众工人为制衣厂没有单子而担忧,赏珍向智耀提出工人的忧虑,智耀则向众工人保证制衣厂很快就有单子。语英跟师奶们打麻将之际,突然晕倒。智耀心疼,决定多花一点时间陪伴语英。智耀在世凯的陪同下,约了家熙出来见面;智耀表示希望家熙愿意接手制衣厂,家熙答应考虑。智耀向语英和窈敏透露,想让家熙接手制衣厂,却引起窈敏的反弹,认为制衣厂不应该落入外人的手里。家熙向杰焊剖白心事,觉得自己应该报答智耀把他送出国念书的恩情,但实在放不下自己对服装设计的热爱;杰焊反而觉得家熙才是在年轻一辈中最适合接手制衣厂的人选。若燕特地到酒吧找杰焊,暗示她今天想跟杰焊回家,却被拒绝。杰焊下班后,看见若燕喝得醉醺醺,最后还是把她带回家了。窈敏和国庆商讨之后,要国庆辞职并到制衣厂占一个位置。载严召见国庆,告知他即将被调到另一个小组;国庆一气之下,自己辞职了。

5集

家熙要求窈琦担任他的婚纱模特儿,窈琦原本极力拒绝,但最终还是答应了。家熙展现自己“用眼睛测量三围”的功力,让窈琦觉得很神奇。家熙帮窈琦拍了一系列的照片,作为设计理念。载严在会议上宣布窈琦即将担任新小组长,引起众人议论。载严私下表示看好窈琦,希望窈琦不要令自己觉得看错人。国庆终于加入制衣厂,已经习惯穿西装打领带上班的他,觉得这实在是一件苦差事。丽娟的躁郁症日渐严重,甚至打伤了百货公司的保安人员。在载严的极力劝导之下,终于答应去看精神专科。医生安慰和鼓励丽娟,并开了一些药给她。某天夜晚,载严却发现丽娟只带走了钞票、身份证和信用卡,就从他的身边消失了。载严匆匆跑进电梯的情景令窈琦想起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情形,不禁失笑;载严却觉得没什么好笑的。在保险公司会议上,载严表示自己将会放假,希望大家不要打扰他。窈琦问起杰焊是否在跟“厂花”陈若燕交往,态度严肃;杰焊反而要窈琦轻松地看待男女之事。窈琦发现载严躲在角落喝闷酒,在窈琦的劝导之下,载严终于说出了内心的悲伤:妻子的情绪化真的令他近乎崩溃。窈琦劝载严去把丽娟找回来,并表示愿意帮他照顾正康。正康对窈琦有敌意,不愿放开心胸接受她。窈敏送硕林上学,却无意间重遇她那不告而别的旧情人——志明,也令窈敏想起了两人以前相处的甜蜜片段。窈敏跟踪志明回家,却没有勇气上前相认。

6集

与窈琦聊过之后,窈敏最后选择与志明相认,并希望得到她一直想要知道的答案。窈敏替志明拉线,安排他重新加入制衣厂工作。智耀和志明都对国庆有所保留,不让国庆知道志明曾经是员工之一;但最后国庆却还是无意间得知了这件事,觉得非常疑惑。正康突然失踪,让窈琦非常紧张;最后发现正康居然是回到了自己的家,不把担心的窈琦放在眼里。载严的一通电话让正康觉得窈琦很有义气,渐渐卸下心房。载严终于回家,却表现得很失落——他没找到丽娟。窈琦对载严表示同情,却不了解为何载严隔天在公司可以表现得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载严说自己不想在为别人而活了,他要为自己而活!这时,他却突然看见丽娟的身影在咖啡馆出现。才俊去了杰焊工作的酒吧,企图想拉拢他加入他的发展计划,可惜被杰焊拒绝,同时才俊也在杰焊的口中得知,窈琦还是单身,上次的男友其实是家熙,顿时他觉得有机会追求窈琦。另一方,杰焊也因为若燕苦等多时,帮她庆祝生日,让若燕觉得很温馨感动,也告诉杰焊关于她的家庭背景和故事。宵夜后,两人发生了关系,此时此刻,他们很是甜蜜。才俊也不断向窈琦送花献殷勤,也以保险之事,邀约窈琦出席。窈琦苦无门路下,要求载严陪伴,但是被他拒绝,要她独自面对。窈琦在约会一直讲解保单的细节,但却被才俊打断。她也在被才俊的说服和举动,弄得她尴尬非常。此时,载严的假装偶遇出现,破解了僵持的画面。杰焊的外国女性朋友的到访,杰焊也故意撮合家熙和外国女郎,可惜家熙不领情,杰焊也开始怀怀疑家熙可能喜欢窈琦。外国女郎和杰焊的亲密举动让若燕大感吃不消,不断与他争吵。杰焊也觉得若燕不可理喻,就决定和撇开关系。若燕也对杰焊不放弃,并改变态度去哀求复合,但是结局还是一样。

7集

国庆因工作认真,得到智耀的认同,委与购买机械的任务。在购买过程,国庆也参试在志明的身上打探他的过去,志明刻意回避不说。国庆与缝纫机行销经理洽谈过程中,因为价钱谈不拢,而做不成交易。在私下,纫机行销经理也透露将会给国庆回佣,国庆心动。隔天,国庆也向智耀报告,他已经确认这项买卖,也给与种种的因素和说法,也让唐突的智耀无奈接受这个决定。在窈敏和国庆的结婚纪念日,国庆向窈敏坦白说关于回佣之事,也道出他对家庭和她的用心。窈敏心里感动也同时叮咛国庆要安分守己,步步小心。家熙放弃向杰焊诉说他对窈琦的情感和之前的小故事。杰焊听毕,愿意帮家熙一把。家熙在杰焊的鼓励下,决定约窈琦表白,窈琦也不然为意。在窈琦和载严见完客户后,他们的车子发生故障,他们必须被逼在马六甲过一夜,也巧遇多间酒店客满,他们被逼同住一房,他们顿时无比尴尬,也不断开玩笑以融合气氛。在家准备出发的家熙也收到窈琦无法赴约的讯息,顿时失落。失踪已久的丽娟忽然找上公司与窈琦吵架,在载严阻止下,无意伤害了窈琦。这起风波也让窈琦和载严深受公司的压力和同事的歧视。在多番与丽娟谈判不果,载严再也无法忍受,决定与丽娟离婚。这个离婚,让窈琦陷入更加困苦的局面,也让他进退两难,被逼上庭作证。另一方,家熙无意得知,窈琦的心仪对象是载严,也让他自我放弃,不敢向窈琦表白,也只能在旁给与支持和劝告。不料,离婚消息传到智耀的耳里,也让庄家成员之间的关系面临严峻的考验。

8集

经过几轮的审听,载严的离婚失败,这也让他重新思考未来他对于孩子,妻子和家庭的策划和想法。虽然,离婚一事已结束,但窈琦独自面对载严的旧团队显得束手无策,再加上公司和载严的态度,让他决定辞职离开。载严得知窈琦的离职,及时给与劝告和告知他的举动的幕后真相,窈琦顿时感动,并重回公司,整顿团队,振作起来。智耀见家熙比较中性,又没有女朋友,怀疑家熙是同性恋,不敢问,和世凯商量,世凯答应去了解一下。世凯和家熙聊天,问起家熙为什么还不谈恋爱,家熙说自己事业正处于上升期,没有太多时间去认识异性;世凯大致上肯定家熙没有同性恋倾向,也就放心了。智耀和世凯帮家熙和赏珍制造机会,家熙对赏珍说,自己已有心仪对象;但他愿意和赏珍做朋友,赏珍欣然接受。国庆透露自己股票投资有亏损,问窈敏银行有多少钱,窈敏无奈开出三万支票给国庆暂时还债。杰焊在大排挡遇到帮父亲顾档口的赏珍,无缘无故被赏珍骂他自私自利,为了要过自己的生活完全不顾父亲的感受。赏珍的话对杰焊起了作用,杰焊到制衣厂看智耀,当智耀提起杰焊选择在酒吧工作时,他认为酒吧是声色之地,不仅没有前途,也会受影响,变得和那些花天酒地的人一样,不伦不类,杰焊听了十分不高兴,两父子最终还是不欢而散。若燕重新搭上杰焊,但她觉得杰焊身边太多美女,她想未婚先孕来套住杰焊,赏珍大力反对。载严和丽娟一起见心理医生,医生说,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丽娟的躁郁症基本康复,但需要继续吃药,夫妻间要多互相支持,接下来的时间很重要,载严要在精神上支持她。丽娟说病情好转不想呆在家,要进入迪亚保险;载严反应很大,但最后也无奈答应。

9集

丽娟成为窈琦新上司。丽娟要窈琦连夜拟一个工作计划书,但最后窈琦赶完计划书后她看也不看,她是故意玩弄窈琦。志明陪国庆去银行,国庆出来时,有个劫匪跑过来抢走他的背袋;志明见状,追劫匪,国庆上车,见四下无人,拿出放在牛皮纸袋里的一大叠钞票,所幸未失。国庆动了邪念,心想要是追不到劫匪的话,没人知道这笔钱在他这里,他可以吞了这笔钱。志明追匪不成,还因此受了伤,国庆假意说钱没有事小,人没事就好,事实上国庆已决定吞了那笔钱。窈敏来探望志明,还带来了许多东西。窈敏帮志明换药,志明突然情不自禁地紧拥窈敏,国庆正好看到这一幕,怒火中烧。国庆冲进志明家揍了志明一拳,愤然离开。窈敏感到事态严重。国庆回家为窈敏给他戴绿帽一事争吵,智耀向国庆认错,他承认自己没有管教好女儿,要国庆原谅窈敏。他们的争吵被硕林听到,硕林担心父母因此离婚。志明拄着拐杖来见智耀,他为窈敏的事向智耀表示抱歉,智耀表示志明以后可以继续工作,直到找到新工作。志明和国庆去警局认当日的劫匪,志明把劫匪认出来。事后警方说劫匪否认背包内有10万元巨款,国庆咬死巨款就在背包内,而志明表示他当时只在车上等候,并不清楚钱是否在背包内。国庆怪志明的回答造成麻烦,表示钱当然是放在背包内,志明说自己只是据实作答。窈敏在学校接硕林放学,却没有见到硕林。国庆和窈敏一起找硕林。两夫妻因为硕林的事,放下之前的不愉快。股票经纪来到制衣厂,说国庆还欠他一笔债。智耀发现国庆之前用现金还给经纪的一笔钱数目和国庆被强的数目一样,连日期也一样。国庆在众人盘问之下,终于承认私吞巨款。窈敏埋怨国庆做犯法的事情,也对不起智耀的信任,国庆认为他回到制衣厂就是一个错误,对此他非常后悔。若燕工作时,出现妊娠反应,她找杰焊说她有孕;杰焊说他不可能做奉子成婚这样的事,他也不会和若燕天长地久,若燕痛骂杰焊不负责任,两个人不欢而散。若燕见智耀,说她怀有身孕,是智耀的孙子,智耀愕然。智耀上酒吧把杰焊揪出来,骂杰焊对了庄家的脸,两父子大吵。

10集

家熙和窈琦在购物中心遇见走失的小女孩,家熙热心上前帮忙,最终找回小女孩的母亲。家熙责怪小女孩的母亲不负责任,原来家熙从小就不知道妈妈是谁,即使不断追问世凯,但依然不果。若燕的身体每况愈下,甚至诱发了先兆性流产,吓坏工厂众人。语英见若燕的处境如此不堪,坚持要把她接回家里居住。窈敏和智耀有些不愿意,却也无可奈何。语英对若燕特别好,若燕第一次感受到庄家的温暖。窈琦陪丽娟去见客户,却因喝醉而被送到客户房间休息。客户的老婆破门而入,断定窈琦是狐狸精、第三者。虽然事情终于摆平,公司分区经理却要求有人必须引咎辞职。丽娟不但没有为窈琦说话,更落井下石,最终窈琦被迫离开保险公司。窈敏准备好了午餐,若燕却表示口味不符合而不想吃。两人起了冲突,语英好言相劝。混乱中,菜肴被打翻了;窈敏和若燕逃离现场,留下语英默默地收拾。最后,窈敏还是买了若燕指定想吃的鱼头米粉回家。若燕想喝汽水,被窈敏以健康为理由,制止了。若燕坚持想打开冰箱拿汽水喝,窈敏不肯,失手把若燕碰倒在地上。若燕对窈敏大吼大叫,两人之间的气氛降到最冰点。面对无数的挫折,窈琦终于崩溃,家熙心疼不已,一时激动,突然抱着窈琦,诉说自己对窈琦多年的暗恋……

11集

窈琦求职,却被其他公司的经理暗示她没办法在保险业混下去,建议她转行。窈琦落寞地走在街上,接到了智耀的电话。智耀的嘘寒问暖,让窈琦心生感触,掉下眼泪。回到家后,家熙泡了一杯咖啡给窈琦,两人谈起梦想,让窈琦的心情变好了许多。若燕小产,让她知道再也无法绑住杰焊。与此同时,智耀重遇了当年的外遇对象——桂红。桂红不幸的遭遇让他心生怜悯,决定提供金钱上的帮助。若燕和杰焊摊牌,两人不欢而散。桂红要求跟家熙见面,世凯答应,但希望桂红不会透露她是家熙生母的事情。桂红和家熙终于见面。桂红表现得很激动,但她遵守承诺,只字不提。家熙和窈琦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但最后也不当作一回事。由于对窈敏过于怨恨,若燕决定勾搭国庆,甚至还说服了智耀,让她跟着国庆处理一些制衣厂向外的事务。桂红开始在家熙、窈琦和杰焊的公寓做打扫,还帮他们煮饭,杰焊觉得请桂红真的很值得。桂红误以为窈琦和家熙是情侣,两人尴尬。国庆试探若燕,若燕却说出要搞垮庄家以报复杰焊的负心。国庆也说出自己对庄家的怨恨,两人一拍即合。智耀就窈琦失业的事而约窈琦出来详谈,窈琦对智耀的一段话让她倍感窝心;家熙与桂红也聊得很开心,家熙觉得桂红很亲切。国庆对窈敏渐渐失去兴趣,甚至厌倦,对窈敏的要求也显得很不耐烦。国庆跟若燕越来越亲密,国庆买了包包送给若燕,若燕欣喜若狂。国庆想要再进一步,却依然遭到拒绝。

12集

智耀一家人在吃晚餐,国庆突然接到电话、出门。原来是若燕把国庆叫出来,国庆还帮若燕和她的朋友们买单,让若燕觉得很有面子。当晚,两人第一次发生了关系。国庆回到家后,窈敏对他暗示今晚想要;国庆拒绝了,窈敏觉得不悦,也开始心生怀疑。杰焊被绑架,主谋就是恶汉。恶汉要他交一百万赎金,否则就要对他下手。杰焊无技可施,只好跟智耀求救。正当绑匪即将要撕票的时候,手机来电分散了绑匪的注意力;杰焊生死一博,把绑匪撞倒,逃出门外。杰焊在山林里奔跑,冲出马路时却不小心被一辆小轿车撞倒、晕了过去。绑匪见有第三人来到,只好往回跑。杰焊被送进医院,智耀等人赶到。护士小姐说只有一名家属可以进去陪伴,智耀二话不说走了进去。这边厢,窈敏向语英投诉对国庆的不满,语英要窈敏忍耐。国庆与若燕私会,国庆表示要跟窈敏离婚并与若燕私奔。若燕冷冷地表示国庆没钱,是不会跟他在一起的。国庆要离家,还要与窈敏离婚;智耀表示若国庆离婚的话,也必须离开兴耀。国庆表示需要考虑。

13集

世凯突然约智耀,指桂红一直有接触家熙,而且她的病急需直系亲属的捐肝才能活命,他犹豫着要不要告诉家熙桂红的身份。智耀的一番劝导后,世凯终于向家熙道出真相。家熙决定捐肝给桂红,窈琦反对;家熙说出对妈妈的感情。国庆到才俊公司面试新工作。才俊反要国庆先回去兴耀制衣厂当他的间谍。为了回到兴耀,国庆向窈敏道歉认错,加上语英的帮忙,智耀答应让国庆回来。桂红得知是家熙已经知道她的身份并捐献肝脏给自己后,心里十分激动。世凯要桂红小心说话。家熙和桂红终于相认,两母子说好要把这二十几年来失去的时间都补回来。杰焊突然出现在兴耀,并宣布会正式回来兴耀工作。窈琦与家熙正式宣布在一起,众人高兴,除了智耀和世凯。智耀约窈琦出来,终于道出他与桂红当年的一段情,而生下了家熙;窈琦不能接受,智耀企图挽留窈琦时,突然昏倒。智耀的身体操劳过度,不能再到兴耀工作;智耀决定放权给杰焊管理,并暗示窈琦回来工作以远离家熙。窈敏和国庆对智耀的安排暗地里不满。

14集

杰焊为兴耀的财务短缺而苦恼,才俊趁机游说杰焊与他合作,杰焊心动;跟智耀商量以机器代替人手,智耀坚决反对,两父子争执不下,最后杰焊还是决定尊重智耀。杰焊决定开发兴耀的服装品牌以向银行贷款,并想请家熙为品牌设计师,要窈琦跟家熙商量。窈琦故意对家熙非常冷漠,并表示需要时间跟重新考虑与家熙的关系,令家熙十分沮丧。窈琦经过一番挣扎,终于决定与家熙分手。她要求载严帮忙,对家熙演戏,家熙不能接受而崩溃,桂红也大骂窈琦。载严不明窈琦的用意,但窈琦却崩溃大哭,载严只好不问。国庆到处散播兴耀财务危机的消息,若燕帮忙煽风点火。国庆向若燕透露是才俊请他在兴耀里兴风作浪以便让才俊有机会吞并兴耀,若燕心里对才俊留有印象。工厂因为资金短缺,无法按时给工人们发薪水,加上若燕与国庆的推波助澜,工人们决定罢工。最后在杰焊的恳请和赏珍的劝导下,才平息工人的怨气。

15集

桂红不忍见家熙为窈琦一直憔悴,便约见窈琦求她与家熙复合;窈琦告知桂红她是智耀的女儿,桂红震惊。桂红回到家不见家熙;却见喝得醉醺醺的家熙在高楼上徘徊。桂红以为家熙要自杀,结果家熙只是要吹吹风而已。两母子经过这一场误会,终于消除彼此的隔阂而加深感情。语英上门找家熙,却遇见桂红,对她充满好奇;又见世凯依然独自一人,有意撮合两人,被智耀反对却依然偷偷进行。窈敏与一众师奶打麻将,却被人八卦国庆的婚外情,令她尴尬万分。而后一个师奶介绍一个高人给窈敏,说是可以帮她消除与国庆之间的孽障,让国庆重回她身边,窈敏半信半疑地情况下买了高人介绍的晶石,居然真的凑效,令窈敏以为国庆真的对她回心转意了而深信国庆。窈琦接获恐吓信,警告她必须跟载严分手,窈琦以为是丽娟所为,并不理会。杰焊取得银行的贷款,非常高兴,并游说家熙到兴耀上班;家熙表示需要考虑,并与桂红和世凯商量,最后家熙决定辞去高薪的工作而帮助兴耀,以报答智耀对他的栽培之恩。语英故意安排一次旅行企图撮合桂红和世凯,还把智耀也拉进来。桂红与世凯决定演戏演到底;而语英与智耀也有了一次深情交谈。当天晚上,桂红与智耀都睡不着,两人温馨地叙旧并说了一些心底话。第二天,四人一起郊游时,桂红差点就跌倒,智耀紧张地扶住桂红,又因为桂红的脚扭伤了,过分关心,这一切,语英都看在眼里。窈琦再接死亡恐吓,杰焊和家熙都认为要报警并找丽娟算账,但窈琦坚决让载严去做定论。窈琦希望载严跟丽娟好好谈谈关于恐吓信之事,载严虽不认为是丽娟所为,但还是向丽娟询问。

16集

载严向丽娟了解恐吓信一事,结果发现恐吓信是正康写的。载严要正康不要再做恐吓窈琦的事,却反而让正康想要作弄窈琦,幸而被杰焊和家熙制服。窈琦得知正康是误会了窈琦跟载严的关系后,窈琦唯有说出与载严并不是情侣关系,家熙和杰焊感到奇怪。语英终于跟智耀摊牌,质问他与桂红的关系。智耀承认了与桂红当年的一段情并生下了家熙,语英崩溃地赶智耀离开时,被所有儿女都看见了。众人皆知道家熙是智耀与桂红的私生子,但反应不一。窈敏和国庆认定桂红和家熙是密谋前来分身家,国庆更唆使窈敏早日逼智耀分家比较安全;而杰焊难以接受家熙突然变成自己的亲兄弟,窈琦安慰之。家熙到兴耀上班却觉得杰焊和窈琦还有国庆对他的态度都很奇怪,心里觉得很纳闷。桂红约见语英,窈敏陪伴出席,语英大骂桂红,窈敏也趁机奚落一番,桂红感到无地自容。家熙向桂红倾诉杰焊等人对他的奇怪态度,桂红终于忍不住说明一切,家熙晴天霹雳,立刻前往寻找世凯以求证,却见智耀也在。家熙不能接受一切,怒骂世凯和智耀后离开。世凯找语英说明当年的事故,希望语英原谅智耀。国庆将兴耀的生意全都转介给才俊的制衣厂;同时又散播家熙是私生子的消息。杰焊与家熙因为意见不合而大吵一架,家熙又发现工人们都在他背后指指点点,觉得意兴阑珊,想辞职,桂红无可奈何。杰焊和窈琦发现订单越来越少,希望世凯帮忙询问老顾客有没有生意,结果世凯发现国庆居然转介生意给其他人,警告他不准再碰兴耀的订单,国庆忿恨。智耀约见所有家人,正式为自己的过错而向语英和子女道歉,并请求语英再给他机会,语英终于答应与智耀重新开始;窈敏趁机要求智耀正式退休并分家,智耀气愤不已,窈琦和杰焊也觉窈敏过分,但窈敏坚持要拿自己的那一份,智耀愤而答应。

17集

家熙正式辞职,杰焊挽留不成,跟赏珍分享与家熙之间的情谊,为与家熙的关系闹僵而难过,赏珍借肩膀给杰焊哭,并安慰他。智耀宣布分家,把兴耀的股份平均分给孩子,包括家熙在内。窈敏大嚷不公平;家熙却表示不想再接受庄家的恩惠,而放弃自己的那一份。智耀分股一事,让窈敏非常不满,也让父女之间的关系破裂。同时,语英也因为家熙外生子的风波,不断承受朋友,社区和家人的压力,感到委屈和难堪,决定回娘家逃避这一切。语英的离家出走,让庄家上下再次处于危机。大家苦无办法下,智耀决定放下兴耀,交给杰焊和窈琦。在智耀不在兴耀的期间,杰焊和窈琦从世凯的口中得晓国庆吃里扒外的举动,愤怒无比,直接找国庆理论。四人也因此吵得不欢而散。国庆也不断怂恿窈敏将手上的股权套现,将它转卖给才俊。

18集

才俊看中庄家的分裂,趁虚而入,将窈敏手上股权买下。这时,国庆也建议窈敏一起搬回旧家,远离庄家,免得惹起不必要的争吵。另一方,兴耀面对资金的问题,杰焊决定要采取减薪裁员的措施,世凯大力反对。但是,杰焊和窈琦没办法下,还是执意进行,却受到员工们的激烈情绪反弹。世凯赶之而来,要求杰焊收回成命,但是杰焊不依。世凯决定请就离开。世凯的离去,导致员工们集体罢工,杰焊感到气愤,也无计可施。为了解决人潮和兴耀危机,窈琦和赏珍的努力下终于暂时解决了兴耀的危机。回到宿舍,若燕也质疑赏珍的用心,赏珍也直诉她只是帮兴耀别无他意,若燕坚持不信。智耀终于到语英的娘家找到语英,但是语英通过家人表示拒绝相见。智耀只能无奈离开。才俊的忽然拜访,揭发了窈敏私下转让股权一事。这个秘密也让三姐弟的关系更加恶劣。为了挽救兴耀,杰悍想从才俊手上买回国庆和窈敏卖给才俊的20%兴耀制衣厂股权;狡猾的才俊坐地起价,要杰悍付出多一倍的价钱才肯出让。窈琦觉得才俊这个人不可信,他入股兴耀绝对是不安好心,需要提防。语英坚持不见智耀,语英的姐姐语兰劝智耀回去,再这样等下去也不是办法说语英回娘家这个地步了,就没人劝得了她。最后语英终于出来,说这个家已经被智耀破坏了,会不到去从前了,智耀黯然离开。国庆来到兴耀制衣厂,说代表才俊参与兴耀的日常事务,大家觉得兴耀面对了内忧外患的困境,最后觉得唯有请家熙帮忙,创立自主品牌。世凯劝家熙回兴耀,家熙因为无法原谅智耀而拒绝。智耀回到家,知道了窈敏卖了20%股份给才俊,大怒。智耀上门找窈敏要窈敏把钱拿出来还给兴耀,不然就和他断绝关系,窈敏反怪智耀背叛了语英,两父女不欢而散。智耀回来兴耀,像是给工人吃了定心丸一样,杰焊说兴耀需要新客源,智耀决定找家熙。家熙本来不愿帮智耀,但经过桂红劝导,终于肯回兴耀。家熙提议用巴迪布做衣服开拓新市场,众人都认为可行。最终巴迪布衣服引起不错的回响,兴耀接了不少订单。

19集

某天,一个代理突然怒气冲冲地跑来质问他们,为什么他们的货已上架?众人听了鄂然,这才得知类似家熙的设计已上架。众人纷纷觉得不可思议,查探之下才知道是才俊的L&S公司出的货。大家也奇怪设计如何落入才俊手中,大家觉得是国庆所为。杰焊听了二话不说直接冲出办公室找国庆,国庆说他们莫名其妙,自己一直被边缘化,怎么可能知道他们在做什么,更别说窃取资料。赏珍回忆有一晚若燕在她床边鬼鬼祟祟,赏珍想很可能是若燕偷把设计图给了才俊。赏珍直接与若燕对质,若燕坦言是她把设计图给了才俊,她这样可以得到才俊的钱,又可以搞垮兴耀,一石二鸟。兴耀制衣厂接到顾客退单,工人停止制作,所有的半成品被逼停止。家熙看着半成品发呆,众人疑惑设计何以泄漏。赏珍终于坦诚,说是自己不小心让若燕偷拍了设计图给才俊,劝智耀辞退若燕,赏珍也辞职,智耀挽留赏珍,说现在是兴耀最需要人的时候,赏珍只好留下,答应将功补过。赏珍内疚,觉得自己间接害到家熙名誉受损,家熙却说不责怪赏珍,还说想与赏珍一起,赏珍感动答应。国庆把若燕拉到一角,对若燕说,他也不想干了,他正慢慢把和窈敏开的联名户口里的钱拿出来,等钱到手后他就跟若燕一起远走高飞。若燕说钱到手了再说。国庆来找若燕,说拿到钱了,可以一起远走高飞了,谁知若燕却拒绝,这是才俊来到,才俊和若燕一起羞辱国庆,才俊说自己已经给国庆戴绿帽带很久了国庆却浑然不知,国庆崩溃。这一切被根在后面的窈敏发现,窈敏对国庆很失望。银行职员告诉窈敏,指她跟国庆开的联名户口里的钱已经被国庆分几次提走。语英突然不见了,语兰把智耀叫来找到语英后,语英哭说要回家。一路上,语英说以前的事,但对桂红的事一字不提,让智耀摸不透她。医生诊断语英患上失智症,记忆力,辨题能力,注意力都会衰退,最好24小时监护。窈敏找不到国庆,也不敢把这事告诉家人,担心往后没钱过生活,应征做啤酒妹。老板直接明说这份工会被酒客性骚扰占便宜这是家常便饭的事。窈敏默默点头表示可以接受。智耀向大家说要解散兴耀,杰焊和窈琦愕然。杰焊始终不肯让兴耀关闭,说不会让兴耀倒,会尽最后的努力,把兴耀搞好。

20集

赏珍告诉家熙,兴耀要关了,家熙找杨老板出手帮兴耀,注资兴耀,保留兴耀成为代工厂,大家感受到杨老板的诚意,知道他是真心想帮兴耀,都同意转让。但才俊从中作梗,不肯卖。硕林、珂珂和志明在美食中心看到窈敏在卖啤酒,事后硕林责骂窈敏不要脸,窈敏委屈。志明出现在美食中心,劝窈敏不要再继续卖酒,窈敏不听。志明就天天都到美食中心,窈敏问志明到底想怎样,志明劝敏不要做下去,窈敏说他不需要人同情,是她自己活该。志明说愿意出钱给窈敏做生意。窈敏见训导主任,因为硕林和同学打架,硕林说窈敏让他丢脸,同学取笑他,他才打人。窈敏说她会辞工,只要硕林好好读书。志明买了碌碌车,在路边做起生意来,窈敏忙着帮志明招待顾客。硕林这次考得很好,窈敏看了心里感到安慰。兴耀面临破产,杰悍自责未能保住兴耀,并为此事感到苦恼。杰焊去找赏珍看到被人欺负,出手帮忙,结果被食客打伤。家熙接杰焊回家,帮杰焊隐瞒受伤的事,不告诉智耀。赏珍对杰焊很照顾,家熙看在眼里。心觉得有点不妥。窈琦再次恳求才俊留情,保留兴耀,为兴耀解困,才俊抛下难题说:除非我们是一家人,那我还可以用家人的方式帮你……

21集

载严和富商在俱乐部餐厅聚会,富商表示打算扩展生意,想做服装业,而正好是要和才俊争夺投标,想请载严帮忙。载严说需要考虑一下。载严在俱乐部看到窈琦在餐厅的另一桌,想上前打招呼,却看见坐在窈琦前面的人是才俊,感到惊讶。窈琦来探望杰焊,窈琦责怪杰焊,被人打这么大件事也不告诉家人。杰焊说最近家里发生这么多事,他帮不上忙已经很内疚了,不想再让家人为他担心。窈琦说出才俊以和她在一起为条件,窈琦打算用这个方法救兴耀,杰焊大力反对。窈琦跟父母说有个男人喜欢他,而她愿意下嫁,智耀听了虽然感到突然,但也很高兴。智耀问这男人是谁?窈琦含糊带过地说是之前就认识的一个朋友,到时智耀就知道了。智耀觉得窈琦有古怪。赏珍陪杰焊去制衣厂,听到智耀与 世凯谈论兴耀,世凯说兴耀已落没。杰焊第一次看着父亲和身为老臣子的世凯也表露出对兴耀绝望,心里十分难过。才俊利用若燕给予相关部门的高层程先生性贿赂,希望借此快点拿到他发展计划的批文。若燕得知才俊要娶窈琦,跟才俊理论。才俊却对若燕明说他们之间没有爱情,若燕怨恨。载严来找若燕,说要和他合作对付才俊,若燕答应。智耀知道窈琦为了保住兴耀,牺牲自己的幸福嫁才俊后十分生气,决意关掉兴耀。若燕把偷拍了才俊贿赂程先生的政局给载严……

22集

房地产经纪人来到国庆家,对窈敏说这间屋子已经被国庆卖了,请他们一周内搬走。志明知道此事后,邀窈敏和硕林搬到他家住。珂珂见窈敏和硕林搬到她家住,不高兴,她不接受窈敏,在她心目中没人可以取代她母亲。载严和富商庆祝,说终于解决了才俊所在集团投得服装工业园发展项目,富商要载严全权负责这计划,载严正式受重用。载严力争将兴耀归还给庄家,富商摇头说载严为女人弃江山,难成大事。载严却一意孤行,说他已经决定了,并说有些东西,对他来说比他的事业更重要。正康和丽娟要移居澳洲,临走前,正康要窈琦照顾载严。载严带窈琦到兴耀制衣厂,载严说他已帮庄家拿回兴耀,他说窈琦之前为了兴耀放弃自己的幸福,现在他用尽方法拿回来交到窈琦手中。然后载严问窈琦愿不愿意把幸福交托给他?窈琦感动点头。国庆巧遇志明与窈敏,见两人亲密举动,怒火中烧!酒吧里,国庆纸醉金迷,然后和若燕重遇,两个落魄的人有重新在会一起。智耀和语英经过昔日的裁缝店的所在地,语英记起很多以前的事。智耀看语英对以前的事那么怀念,决定重开裁缝店。世凯知道后,也表示出钱支持智耀。载严要将兴耀归还,智耀拒绝。智耀说兴耀是他的人生,无论兴旺败衰,他都会一力承担,不靠别人。最后载严和窈琦协议他们自己来搞好兴耀。杰焊鼓起勇气向赏珍示爱,赏珍欣然接受了。某天,家熙在家中突然感到手脚无力,跌倒在地……

23集

家熙去看了医生,医生诊断家熙是重症肌无力,肌肉会慢慢衰退,最后结局是呼吸衰竭死亡。家熙得到这个厄运感到茫然无助。若燕趁国庆不在时,把国庆银行 户口里的钱,转到自己的户口里,然后逃之夭夭,国庆回到家发现,大发雷霆。兴耀裁缝店重新开张,窈敏偷偷来到现场,被智耀发现,智耀关心窈敏近况,窈敏感动,向智耀忏悔,智耀说早就原谅窈敏,父女冰释前嫌。国庆遇到旧同事Sam,Sam无意中提醒国庆他曾经帮窈敏,卖了一份巨额的人寿保险;国庆心里有打算。志明和窈敏收拾碌碌车准备回家时,一辆车(国庆车)快速往窈敏方向冲过来。志明为了救窈敏,被车撞倒……志明被撞后,一直昏迷不醒,窈敏挑起照顾珂珂的责任,并每天到案发现场静坐、举牌子,决心找出撞志明的人。何天富突然要求载严将兴耀交出来作为服装城的发展一部分,载严虽然不愿意却也无可奈何。载严向窈琦表示歉意,因为不能保住兴耀;窈琦反说能够自己已经对兴耀放手,并说出不想载严觉得自己是为了兴耀才跟他在一起;载严释怀。杰焊与赏珍第一次约会,却因意见不合而不欢而散,杰焊无奈。桂红的肝出现排斥现象,即将命不久矣;家熙找来智耀和语英,桂红求语英的原谅,语英却说已经不记得不开心的事。智耀、语英和桂红终于彼此释怀,桂红含笑而终,家熙悲苦不已。国庆突然出现在硕林的学校,并带走硕林。硕林问国庆为何不回家;国庆说谎但硕林却深信不疑,国庆感到愧疚。志明终于醒来,窈敏开心不已;却发现国庆带硕林回家。窈敏大骂国庆,并把他赶走。

24集

杰焊企图跟赏珍和好,但因为跟女客人聊天又令赏珍生气;两人争吵之际,赏珍爸爸跌倒,两人连忙送他去看跌打。杰焊认为不应该再让赏珍爸爸出来开档,并自告奋勇帮助赏珍,两人关系暂缓。家熙的病发作,被杰焊知晓;家熙要求杰焊严守秘密,杰焊勉强答应。杰焊因家熙之事有感需要珍惜眼前人,促而向赏珍求婚;赏珍反要求杰焊亲手为她做一件衣服,才肯与他结婚,杰焊接受挑战。志明希望跟窈敏正式在一起,窈敏却认为与国庆有婚约在身,不愿背叛国庆;志明终于向窈敏说明,当日是国庆撞志明的,但其实他真正想撞的人是窈敏。窈敏震惊,终于痛下决定。窈敏、国庆和硕林难得一家人吃饭,趁硕林不在时,窈敏质问国庆是否就是撞志明的凶手,国庆终于承认并求窈敏放过他,但窈敏表示已经报警。国庆唯有要求窈敏带走硕林,别让他看见父亲被捕。而志明,终于向窈敏求婚成功。家熙收拾桂红的遗物时,发现桂红的保险箱钥匙,便要求杰焊与他一起去取桂红的遗物。当两人取出了桂红的遗物后,家熙与杰焊同时知道了家熙的真正身世;杰焊认为一定要告诉窈琦,家熙却不以为然。杰焊硬拉着家熙去找窈琦,但载严已经向窈琦求婚,两人只能眼睁睁看着窈琦答应了载严的求婚。家熙的病越来越严重,甚至需要坐轮椅。杰焊发现了家熙的病,向众人说出,众人震惊。

25集

杰焊终于告诉智耀,家熙不是他亲生儿子的事实。智耀震惊,不知如何应该是好。另一方面,杰焊为了赏珍,放弃了高薪优职。赏珍不悦,决定暂时分开,好好思考两人的关系。杰焊气得要把做好的衣服丢掉,智耀劝杰焊好好想清楚。智耀通知赏珍,杰焊决定接受工作,离开这里。赏珍终于了解自己对杰焊的心意,换上衣服赶到庄家,也接受了杰焊的求婚。窈琦对家熙体贴照顾,家熙却非常抗拒。窈琦心不在焉地挑着婚纱,载严看在眼里。智耀为了解开窈琦的心结,向窈琦说出了事情的真相。窈琦质问家熙是否还爱自己?家熙说已经回不去从前。载严贴心安排,说结婚后可以接家熙一起住。窈琦直接说家熙会拒绝,也告知载严,家熙并非亲弟弟。载严愣住。载严点出,窈琦最爱的还是家熙。虽然很爱窈琦,但会尊重窈琦的选择。这时,窈琦收到当时家熙为她做的婚纱,不知如何抉择。庄家三姐弟同时一起结婚,载严把窈琦带到家熙面前,家熙纳闷。这时,窈琦穿着婚纱向家熙求婚。家熙感动,终于愿意与窈琦在一起。

 

Almond Magazine Your Daily Entertainment News
Like our Facebook Page 
Subscribe our YouTube to watch more video
Follow our Instagram

Share This Post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whatsapp

Read more

Almond Magaz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