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谢松汎的点点滴滴……

20140606-05

了解松汎的点点滴滴

谢松汎是位播音员兼配音员、歌手、演员、剧场表演者、主持人、配唱、语音和配音监督。从小他是个很静的人,他的家人常说他非常孤癖。只有在台上演讲和带领团队的时候他才会非常活跃和外放。以前的他很抗拒上镜,但最后他也是接受上镜。现在的他没那么极端,即便没有工作也是蛮轻松,不再像以前那么严肃。松汎的小学和中学同学都告诉他同样的话,说他“样子没变,没变老,而且性格也没变”。对于这点,他感到非常开心!因为他很担心自己会改变,变成一个很贪图名利的人。

从小到大松汎非常清楚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他是个不喜欢后悔的人。一旦做错,他就会不停埋怨自己。无论做什么事情,他都会想得很清楚。遇到左右为难的情况,他会讲道理不会有私心。然后叫相关的人一起来讨论,把事情解决,不要拖拖拉拉。每当他人赞美他的时候,他不懂怎样面对。小时候,当人家赞美他,他会觉得对方是在安慰或骗他。渐渐长大后,他发现原来他是那么不认同自己的能力。现在他正在学习很欣然接受他人的赞美。当他人给他负面的评语,他会很在意,回到家不停思考。当发现自己错在哪里,他会去面对,然后改善。

20130511-01

工作已融入生活      撇不开
「自2000年尾念完录音工程,我便顺水推舟当上了录音工程师。在录音室和电影拍摄现场的工作环境那五年,因为机缘的关系我开始兼职配音员、广告歌手和广播剧演员的工作。在这期间我开始上声乐课加强自己声音技巧。而在2003年尾,声乐老师鼓励我到一部马来西亚的大型音乐剧面试,这一个面试开启了我音乐剧表演的生涯。屈指一算,十个年头过去了,除了在马来西亚各大剧院演出,音乐剧也把我带到了不同国家的专业剧院和舞台,有新加坡的滨海大剧院(Esplanade Theatre)、澳洲帕斯的英皇剧院(His Majesty’s Theatre)、台湾的蒋介石纪念馆等等。还记得2005至2006年已经开始有人找我拍电视剧,但以前的我比较享受舞台而排斥上镜,所以拒绝了。2008 年,因为Yasmin Ahmad这位鼎鼎大名的导演,我接拍了她的搞笑广告。与她的合作让我对上镜不再感到那么排斥。也因为如此,2009年当《血蝴蝶》这部电视剧急需一个口条和语音好的演员客串几场选美司仪的戏时,找上了我,我就也不再推辞了。说巧不巧,开了个头,紧接的就有另一家公司找我拍搞笑广告,而且必须是以马来语和英语表演,无法让我发挥我最擅长的华语、粤语和闽南语。但是整个过程我觉得我都适应得蛮好的。这一些正面的经验让原本抗拒上镜的我开始适应了。我电视剧的路程就在2010年马来西亚电视台的《情牵南洋》和《浮生劫》以及2011年新加坡电视台的《正义武馆》和《猪仔馆人家》开始。」

接受采访时,松汎坦言「我算是个工作狂!工作时我非常投入,我把工作当成是生活一部分。工作已融入我生活,撇不开了。还没拍电视剧之前,我是个舞台音乐剧演员。音乐剧演员需要很强的耐力和体力,所以我会去健身甚至上瑜伽课、舞蹈课,表演的时候才可以表现得更好。其实在我还没参与音乐剧表演之前,还是录音工程师和纯粹配音员的那个时期就已经开始健身了。而很多人说健身是为了个人的健康或本身爱美,但偏偏我就会不由自主地把它和工作联想在一起,因为身体机能状态好对于配音也有莫大的帮助。」

最近他除了拍微电影以外都在忙着广告、Corporate Video和Documentary的录音。不久前他帮一位马来西亚著名的爵士乐表演歌手Janet Lee完成她的个人专辑,当配唱监制(Vocal Producer)以及专辑发行分享会的声乐总监(Vocal Director)。现在还有另外一位音乐剧的歌手也正计划着推出个人专辑,托松汎帮她写歌,所以最近都在找灵感。

11049517_10152788771696634_1926020405798261295_o_1_1

绝不容许自己掉以轻心!
「在不同的人生阶段遇到挑战或挫折,我都有不同的话来鼓励自己。小的时候常告诉自己“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必须经过一番磨难,你才有能力迎接成功背后所带来的挑战”;中学的时候是“你一定要把自己做到最好,不要让身边的人担心失望”;至于刚开始工作到现在是“你凭什么觉得自己过得很辛苦?世上还有太多人过得更辛苦!你比别人幸运,但决不可以因为拥有这鞋优势而让自己掉以轻心”“上天让你机缘巧合出现在某个时机、地点,碰上某人、某事、某物,你就一定是有一定的功能的。完成它!”」

在不同的阶段松汎都有不同的座右铭,现在这个阶段他有两个主要的。第一个是“用别人听得懂的语言说自己想说的话”;第二个是“在生活上,若有任何情绪和行动对于一个事件是没有帮助的话,这些情绪和行动就是不必要的。”

录音不复杂但很难?
「我个人认为录音这份工作并不复杂,但其实又很难。对于配音工作或录制广告歌,它们简单的部分是:用声音以准确的情绪传达文字内容,达到广告效应。而难就难在配音和唱广告歌这工作不是说你懂得那个语言,就有办法精确地表达内容和表演。广告这个行业对于语音和声音的要求比较高,而且都是到了录音室现场才知道自己要录些什么。在广告配音的工作当中,比较常遇到的情况是时限短、稿子长。比如说10秒的广告,但稿子是15秒的。那你就要把15秒的稿子在10秒内念完。念的时候还要很清楚,讯息很清晰,情绪表达准确。当要把这一切精准而又完整地表达出来就有难度了。广告行业要求快、精、准,反应要很灵敏!至于录制广告歌,难度在于很多时候歌曲类型和音高未必适合自己,但专业的广告歌手就是得要有办法把歌曲唱得好、唱得有生命力。」

20130925-02_mr1426431395661

拍摄期间的难忘经历
「工作牵涉的东西很多,每天都碰到不一样的东西。拍电视剧每天都会遇到不同的人,每一次都是很有趣的“邂逅”。让我印象最深刻的电视剧是《听风的歌》。除了拍过电视电影男主角,《听风的歌》就是我第一部担纲男主角的电视剧了。那部戏的女主角JOJO吴俐璇饰演聋哑人士,在戏里面我是唯一一个真正用手语与她沟通的。所以除了她以外,我便是唯一一个需要学很多手语但同时间说很多对白的演员。在戏里面我角色的兴趣是打泰拳。在戏开拍大概两三个星期前,收到通知需要快速看到身材。我心想“怎么可能?人家练身材要练好几年”,但我还是尽量地去健身和练拳,控制食物类型的摄取。戏剧开拍了我还同时在上泰拳课和手语课。平常拍戏一天大概十多个小时,有时拍戏前练泰拳、拍完戏后上手语课,没拍摄的时候我就到健身房还有狂练手语。那段期间其实还蛮累的,但非常好玩、有挑战性。」

「以前演舞台剧的时候,会结合很多舞蹈和武术相关的东西。我对泰拳虽然不是很认识,但肢体上的配合算是还可以的。至于拍摄手语就没有想象中简单了。女主角JOJO演聋哑人士所以是不说话,后期再配音。但我不一样,戏里我不是聋哑人士,需要一边说话一边比手语,其实这真的很难!手语的语法跟我们一般的语法不一样,有时候几乎是相反。比如说“你不爱我了,是吗?”,手语的比法是“你爱我,不,是吗?”。」

「我在比手语的时候需要考虑聋哑人士看不看得懂,同时间也要考虑听的人听不听得懂。我的脑必须兼顾这两样东西,因为它们都是同时间发生。拍戏期间,我很错乱。手语老师说过“通常比手语就不说话,即便有说,他说的也是配合手语的”。但是因为我们的戏还是要考虑一般的观众,我就不能用手语的语法说对白,一般的观众会听不明白。那一部戏播出的时候,反应很好。许多聋哑圈子的人感到很开心,因为马来西亚从未拍摄过以聋哑人士为主轴的戏。而且《听风的歌》的剧情会直接或间接地教育普罗大众关于聋哑人士生活上的不便和所需,因此他们觉得《听风的歌》这部剧是有关注到他们的。这部剧让我学习很多也让我感到很欣慰,不管拍摄多么累多么辛苦,也值得!」

以下是谢松汎专访视频:

撰写 BY:黄雪莹 CRYSTAL OOI

Almond Magazine Your Daily Entertainment News
Like our Facebook Page 
Subscribe our YouTube to watch more video
Follow our Instagram

Share This Post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whatsapp

Read more

Almond Magazine